当前位置:&主页 >

小学六年级语文毕业试卷

2019年05月08日 14:57

  

    很多高三学生希望在高考前把所有的东西都复习好,可以信心百倍地上考场,同时也很担心如果高考考到了自己没复习好的内容怎么办。其实,我们也是如此。我在刚上高三的时候,以为自己可以在高考前做好所有准备,但当我得知,上一届一个成绩很好的学姐在高考前还在背历史史实的时候,简直震惊极了,因为我以为那种基本的内容在高考前根本不应该存在问题。但当我自己面对高考时,我的感受是:感觉没复习好是正常的,有漏洞是正常的,考到你的薄弱环节更是正常的。想想高三自己经历过的大大小小若干次考试,哪一次自己是完全复习好了的?再说,如果考试的内容你都复习好了,那你岂不是满分了?就像我在前面说过的一样,最后的考试比的就是谁能把自己掌握的内容运用好,谁能把该得的分都得到。在2003年的考试中,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就是胜者。那年的考试出奇的难,尤其是数学,有的题竟然需要奥数知识才能解答。据当时我一个参加考试的朋友回忆,他拿到试卷就蒙了。事实上,很多成绩很好的同学因为做数学题时面临了自己从未遇到的困难,导致心理防线崩溃。我知道一个成绩很好的姐姐,她当时在做数学题时就完全无法接受自己高考遇到那么多不会的题,竟然在考试过程中就哭了起来,更有甚者,竟然把试卷撕了。可想而知,他们不可能有一个好的分数。但我同样知道另一个人,他的成绩只能说是中等水平,但心态很好,很明确自己高考的任务就是把能得的分得到手。那年高考的时候,当他看到数学题那么难,他就告诉自己这次考试已经成了一次“抢分大战”——在有限的时间内,选出自己能做的题,把这些题的分数“抢”到手。他做到了,而且考出了在当年算得上很高的分数。这些事例都已经有力地告诉了我们该如何应对那些“没复习好的”内容,我想你也一定明白了。

    教师观念的转变是不容易的。既要解决大的方向性的问题:如何能真正放手让学生自己研究?如何在课堂上绽放学生的精彩?又有细节上的小问题:如何研制助学单?如何引导让学生学会合作?如何对待后进生和“小明星”?包括以前学生是被动回答问题,而且是站在自己的座位上,现在他们要到讲台前大胆展示自己的观点,怎么让学生跨过心理的这道坎儿等等问题。很多的技巧和方法都是踏踏实实通过实验摸索出来的,而不是凭脑袋瓜空想出来的。如何引导学生自己去研究,自己去学习,这里有着很大的学问。助学单是用来引领孩子研究的一个重要抓手,就是要实现我们过去说的从“授人以鱼”到“授人以渔”的华丽转身。我认为,一个智慧的老师,应该是善于引领孩子学会学习的老师。

    看了1月19日《文汇报》笔会上冯骥才先生的一篇文章:《春运是一种文化现象》,心里总绞着一种说不出的痛;觉得文化一词正被文人所滥用;不管人世间伤痛如何,都可用文化色泽一抹了之;润色耶?装饰耶?非也,春运乃众生为生存而奔,为命运所驱,不得已而为之也!

    第一, 在阅读和理解文本时,运用关联性原理,让学生和老师掌握了一种基本的操作方法,对语文教学有一个理性的认识。

    学会培养孩子的心情

    三是出国留学增多,这与国内高校的竞争力有关,却与学生选择上大学的成才观无关,随着境外高校在内地招生力度加大,一些学生可以参加国外的入学考试,申请到国外高校读书,由此放弃内地高考。

    林老师点评说,这些作文大概是初二初三孩子的水平。如果以中考作文来衡量的话,满分60分,这些作品都能拿到平均分水平。四篇作文中,《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笔法稍微稚嫩,其他都比较成熟。如果以分数论高低,《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可以拿48-49分,《责任 爱之物语》可以拿53分左右,因为这篇文章有哲理,还带有思辨色彩,写得比较深刻。《这也是一种美丽》这篇文章的顺序如果调整一下就很好,估计能拿49-50分。《飞逝的8640》内容稍微空洞些,不过也能拿到平均分以上,大概48-49分的样子。

    实施“优配优选”工程,增强队伍专业化。按照专兼结合、以专为主原则,选拔青年教师、思政专任教师及在读优秀研究生充实兼职思政队伍,提升思政队伍亲和力和感染力。选派思政队伍赴外校、地方政府挂职研修,开展校内专题培训和业务评比,通过学习练就过硬本领。建立“基础培训—专项培训—常规培训—高级研修”四级培训体系,提升思政队伍理论素养、专业素养和职业能力。

    二、加强自信力:树立理想,提升修养

    教育部考试中心有关负责人表示,现在还只是在调研阶段,“改不改现在还没有结论”。这位负责人称,如果时间确定调整,至少会提前一年告知社会,“考试时间的调整不会对考务有什么影响”。

    在邓小平同志的亲自关怀下,“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第一套(也即新中国第五套)全国通用的中小学各科教材很快完成了编辑出版任务。1978年秋季就开始供应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各科教材。这套教材为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提高教育质量、稳定社会秩序,立下了不容低估的功劳。

    改革的延后,源于利益调整的艰难。

    笔者以为,北大实行“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是为业已存在的升学腐败再开方便之门。首先,中学校长抵挡不住地方党委、政府的权力压力。无论是学校发展,教师待遇,还是校长个人的官帽。校长不听话,都是岌岌可危的。即使是纪检、教育、审计、税务、物价等要害部门,学校作为弱势单位也是得罪不起的。其次,在金钱、亲情、美色、甚至是学校教师压力下,中学校长也难独善其身。现在一些重点中学的校长,不是权力太小而是权力太大,并且往往是监督的真空。最近几年媒体上公布的中学校长倒在金钱、美色的诱惑之下,并不是少数。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任务的法律制度作保障,最终使中学校长实名推荐成为了浸染着权力、金钱等腐败行为的包装。

    如果您来写,您会怎样写?

    点评人:淮安中学语文学科带头人 胡鹤毅

    《兰亭集序》(王羲之)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和腾讯网近日联合举办的一项网络民意调查显示,高达四分之三的网友认为现有的高校招生政策对全国各地的考生不公平,同样比例的网友认为部属高校按省份投放招生名额的做法不公平。对于某些高校以“学校的历史传统”、“往年招生历来如此”等作为向不同省份分配录取名额的理由,四分之三的网友表示不能接受,其中高达46%的网友表示“完全不能接受”。

    教育部前发言人:“声音大些甚至怒吼”可算适当

    材料作文,重在提炼材料主题,提炼出出题者的考察意图。通过阅读上面的材料,考生明显可以提炼出这样的主题--偶然的发现,若能够抓住不放,深入思考和探索,必将带来不一样的成功。类似例子有很多,牛顿发现苹果落地,居里夫人发现雷元素……吃透材料,进而拟一个漂亮的题目,就可以写下去了。就本考题而言,显然更适合写成议论文,论述偶然发现与成功的关系,偶然发现对成功的作用,偶然发现与成功的距离等等。考生还可以进行逆向思维,论述偶然发现不一定导致成功,甚至会让人误入歧途等等。当然,写成记叙文亦无不可,可以记述自己或他人,因为偶然发现,成功取得了什么样的突破等故事。若写成记叙文,结尾注意升华主题。

    就读率达90%

    对于这个班,当时有一种说法“成就了少数人,大多数在里面受煎熬”,是在说很多学生在瞄准北大清华的“实验班”里有很大的心理压力。“如果在一 个80人的班里,学生哪次考差点不明显,但在一个15人的班里,很容易就考了倒数。学生压力比较大,如果内心不够坚强就可能会出问题。”该“实验班”班主 任坦言。

    上面是从蓝棣之文章的开场白中举出的例子。一千多字的开场白后,是正文。正文共有四大部分。下面再从第一部分举出几例。第一部分以这样一段开头:“穆旦在1937至1948年写的诗,从内容上看,大体上有两类。一类写现世的感情,写青春,写灵与肉的冲突;另一类写对社会人生的感受,社会中的个人命运和体验。两类诗比较,后一类诗在数量上稍多一些。”这里的分“类”,实在分得古怪。“现世的感情”为什么与“社会人生的感受”不能属于同一“类”呢?而“青春”和“灵与肉的冲突”,又为何要与“个人命运和体验”分属两“类”呢? 

    貲 zī

    7月底,省财政下拨资金6.69亿元,缓解绩效工资对欠发达地区财政造成的压力。但按照文件精神,绩效工资所需经费,仍实行以县为主,省级统筹、中央适当支持的原则。

    董:现在,我们将看到一组富有创意的表演,180名运动健儿在地面上1320名操作者的配合下,展开动人心魄的立体式表演,这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体现了广州“敢为天下先”的创新精神。

    杨东平: 90年代以来的教育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 “发展大于改革”,第二个特点是“单纯财政视角的改革”。如果说90年代也进行了一些教育改革,那主要是围绕着弥补教育经费不足,让学校搞经营创收,或者说是教育改革的经济主义模式。

    杨东平:因为提出了“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建设和谐社会这样新的概念,国家的社会发展观发生了重大转变。很多人或许会认为“以人为本”仅仅是一个口号,实际是非常深刻的,教育领域还没有真正理解这个概念的价值。

    “这对中国教育未来发展不利。” 他说,当前,应通过即将制定完成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唤起全民信心。“信心比黄金更重要,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教育改革。”

    1、心理咨询户外行――拓展心理咨询的新渠道

    “有一种现象在很多大学非常普遍:一些孩子考进大学后,学业上不思进取,沉迷于打游戏或其他玩乐之中。为什么?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学习,他们在中学乃至小学被灌输的最高理想就是考上大学。但考上大学呢?这不是教育,这从长远上讲是不利于孩子发展的。”

    徐江:至于这个第三种境界,那就更谈不上了!为什么说我们的语文教育是愚化教育呢?语文,就应该让人越学越聪明,语文本来是一个教人聪明的课,是一个学本事的课,一个情感培养的课程,是一个锻炼分析能力的课程。而我们现在是啥也不是嘛,啥都没有,啥都丢了!这就是我提出的愚化教育!比如,简单的一个例子,吴晗的《谈骨气》一开头就提出了一个中心论点:我们中国人是有骨气的。然后讲文天祥、闻一多、“不食嗟来之食”三个例子,来充分证明中国人是有骨气的。但是我们的孩子从来不想一想,你用三个例子来证明中国人是有骨气的,你为什么不想一想,用汪精卫之流的例子就能证明我们中国人没有骨气?我们孩子们为什么就没有这种发问的意识,这不傻得很吗?所以我们的愚化教育把孩子们给愚化了!他们不会想到,文天祥、闻一多能证明中国人有骨气,汪精卫能证明中国人没有骨气,那中国人到底是有骨气呢还是没有骨气呢?这个矛盾应该怎么解决,你能说说吗?老师!没有一个孩子能提出来这样一个问题!我们语文就是要让孩子们能提出这样的问题,这才是我们语文教育的成功!但是我们的孩子们没有这样的思维啊!

    其实,在学术领域挥舞棍棒只是证明自己腹中干枯,除了骂街,别无长技。承袭文革故伎,羞辱的不是对方,而是自己。

    现今在中国农村“读书无用论”的蔓延,并不能怪学生和家长的急功近利,而是怪现今中国教育的各种不公,有拿上大学来说,有人寒窗苦读十几载,方才敲开大学之门;而有人却仗着父辈的关系和金钱的疏通轻松迈进大学的校门。结果毕业,这些书读的好的,可能找不到工作,反而成了家庭的累赘,社会的负担。而那些靠父辈金钱疏通的高干子弟,反而能在社会上谋个好职位。不是穷学生没本事,而是他们没有好的靠山,你说这样的教育能平抚穷学生的内心吗?

    我曾对学生说:你们爱自己的父母,最好直接表达出来,要能向父母说一声“我爱你”。有位女生回家后对母亲说:“妈妈,我爱你!”母亲不耐烦地说:“去、去、去!数学只考了65分,还说‘爱’我!”我问这位家长:“你女儿数学少考了一二十分,可是毕竟她还爱你;如果她考了100分,但是不爱你,你会觉得怎样?”——麻烦可能也就在这里:在一些家长眼中,孩子是否懂得爱并不重要,如果考试分数低了才是不得了的事。在这种家庭氛围中长大的孩子,心理往往会出问题。即使学生能有一个极高的“分数”,然而人格不健全,无论是对社会还是对家庭而言,他只能是个不及格的次品甚或废品。

    六国破灭,弊在赂秦。赂秦而力亏,破灭之道也。故曰“弊在赂秦”也!

    记者调查发现,包括英语专业在内的许多经常上网的大学生也并非完全了解和掌握这297个网络用语。上海外国语大学学生姜扬在看完这些词语后表示,自己认识的大概只占20%。

    知识能力的形成和品德的塑造,真的该在最基本的劳动中锻造,可是,这方便太缺乏了……

    往好了说,义务教育是教会他们能从农村进城打工,能看懂招工启事,能养活自己、娶妻生子。但是,养活自己以后该怎么办,该怎么做人,怎么思考,教育在这方面教的不多。往不好了说,义务教育是把“人”当成国家强盛的工具来培养,识字之后能看懂简单的宣传标语,能进出“精神洗浴房”,只要能“做牛做马也爱国”、能“为政府出力”就好,至于究竟什么是“人”,“人”的尊严是什么,怎么对待“生命”,这个问题,教得不多。

    刘: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改革既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前者意味着,对于改革成本是可以估算的,如果一项举措虽有些微的收益,其成本仍然大于收益,那显然就会得不偿失了。后者意味着,应当学会像下棋一样多看几步,要是手中这招看似无关紧要的闲棋,虽未挑明必会带来一套组合拳,却势必诱导出步步紧逼的积极发展,这就是值得尝试的。不过,九九归一,在改革过程中最怕的就是鼠目寸光,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总是视而不见这项事业的系统性和总体性——要知道,正如政治体制改革不能被简化为行政体制改革,否则就会徒劳无益一样,现在这种取消文理分科的设想,只能当成进一步推动文科改革的动力,否则不仅不会得到多少好处,原有的弊端还会被放大!

    2、材料类:到冶金、化工等部门的材料研究、设计、生产单位工作。

    他指出,减少行政干预是为了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但同时大学也要强化内部治理结构,依法治校。为此纲要提出“探索教授治学”“加强教职工代表大会、学生代表大会建设”“加强章程建设”等措施。

    第三,许多论者引用一些国外的经验。大多数国家普通高中是不分科的,比如美国;有的国家虽然分科,但不是简单地分成文理两科,而是多种选科,例如法国,普通高中第一年学生接受相同的教育,不分科,但有选修课,高中后两年分哲学与文学、经济与社会科学、数学与物理、数学与自然科学、数学与技术等5个方向。上海中学校长唐盛昌说,对知识领域简单地分文理科是不科学的。他提到国际文凭组织IB课程由6个学科群组成:母语或第一语言类、第二语言类、人文与社会科学类、实验科学类、数学与计算机科学类、艺术科学类,大部分科目又分为“标准级”和“高等级”等不同水平供学生选择。(详见《中国教育报》2009年2月18日第3版)可见,各国高中的制度也是不一样的。我国需要结合我国的国情和传统来设计高中的制度。  由此,我想不能简单地决定高中文理分科或者不分科。我个人是赞成不分科的,赞成文理兼容,有利于提高学生的整体素质。但是不分科不等于学生都学习一样的课程,要减少必修课,增加选修课,给学生选择的自由空间。如果一定要分科,那也不能简单地分为文理两科,而是要多种分科,同时加强文理基础知识教育,真正打好人生发展的基础。

    我们应该尽量避免英语的这些缺点。该怎么办呢?办法只能是,削弱英语教育。基本就这一个措施,把英语从高考中去掉。当然不能一点不考,可以作为选考。选考可以满足英语学习爱好者,总不能让这些人白学。把英语从高中必修课,改成选修课。学校要提供充足的选修学习环境。

    衡水中学肯定有很多不足,中国的教育肯定也有很多不足,都需要我们多加检讨、改进。比如,高考这把“尺子”如何在更好保证公平的前提下加以改进;比如,如何解决精英教育需求与公办中小学为主体的供给之间的矛盾。但是有一点需要明确,但凡有所期望,就必然是辛苦的,只是你努力的方向与要求不同而已。即便你到了美国,也同样面临考试成绩的压力,从来没有自由快乐无负担的精英教育。

    课后,由珠海市教研员容理成老师、我市两名语文特级教师及市语文学科带头人点评了此课。市教育局唐海海副局长更作了精彩的总结。珠海市教研员容理成、新安中学特级教师吴泓、市高级中学特级教师李凤平都对市教研员带头讲公开课给予了高度评价。李凤平老师还具体指出这节课的优点:(1)在中国文化的大背景下来审视中国小说,高屋建瓴;(2)在培养学生文化素质,注重文化熏陶、感染上做的很好;(3)讲析诗化小说含蓄性的特点,做到了旁征博引;(4)研究性课题设计得很好;(5)对学生评价——激励语做得非常好。美中不足:课堂大起大落,大开大合,有的地方衔接过渡不足;引申扩展的不应过多,与课堂无关的不说;语言还应更精炼些,导语应再精炼些,短些;应让学生来提问题,挑起事端,再平息事端。市语文学科带头人深大附中叶培祥老师说,这节课是语文教学新视野的成功实践,上出了冲击力、震撼力。执教者旁征博引,纵横开合,学生的思维空前活跃,学生的主体性得到充分发挥。唐海海副局长热情洋溢地指出:这节语文课是对旧的语文教学模式的冲击,它以独特的视角激活了听众。课堂上老师灵活运用直接间接的比较,旁征博引,处处启发学生,可整节课却是形散而神不散。尤为难得的是,整节课表现出的水乳交融的新型的师生关系:老师启发学生表现的是其个性、思想,而不仅仅是知识;老师不断地把学生引向求知的不平衡,学生的思想十分活跃,老师在此不是知识的判官,倒成了智慧风趣的精彩点评人;本课注重的是非知识目标,小说不过是老师启发学生思维的一个载体。这节课上出了文化品位,上出了启发性,上出了冲击力,上出了老师的个性魅力。它打通了文史哲的界限,从大文化的角度引起了我们的思考,长期受此熏陶,学生定将受益匪浅,并可影响其终身。他还说:“从在座的各位对这堂课的关注和思考,我们看到了深圳语文教学的希望。”唐局长虽自称“外行”,可他对这节课的评点既高屋建瓴,具有辩证思维的高度,又独抒新见,入木三分,令在场所有老师深深折服,被老师们认为是最有水平的评点,是这堂公开课的另一个亮点。

    鸡鸣看日出是很壮丽的景致。今天我们还把太阳比革命领袖,把阳光普照大地象征革命的辉煌胜利。在北宋仁宗时候,国家表面上平安无事,实际上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都一天比一天尖锐起来了。王安石作为封建统治阶级内部的一个进步的知识分子,他怀着要求变革现实的雄心壮志,希望有一天能施展他治国平天下的才能。所以他一登到山岭塔顶,就联想到鸡鸣日出时光明灿烂的奇景,通过对这种景物的憧憬表示了对自己前途的展望。“不畏浮云遮望眼”这句看去很浅近,其实是用了典故。西汉的人曾把浮云遮蔽日月比喻奸邪小人在皇帝面前对贤臣进行挑拨离间,让皇帝受到蒙蔽(陆贾;《新语·慎微篇》:“故邪臣之蔽贤,犹浮云之障日也。”)。唐朝的李白就写过两句诗:“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见《登金陵凤凰台》)意思说自己离开长安是由于皇帝听信了小人的谗言。王安石把这个典故反过来用,他说:我不怕浮云遮住我远望的视线,那就是因为我站得最高。这是多么有气魄的豪迈声音!后来王安石在宋神宗的时候做了宰相,任凭旧党怎么反对,他始终坚持贯彻执行新法。

    关于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问题,老师们坦言到,社会、学校考评教师都以学生的成绩、升学率为标准,在这样的压力下,减负有可能实行吗?你争,我也争,最根本的原因是家长都想把孩子送进资源好的学校,这是一条链子,一环扣一环,如果哪一天高中也放开了,孩子才能真正地解放。

    先来看两个发生错误的预言:

    不过,联邦政府的预算也很紧张。此外,有的教育家认为,学生的学习不在于学习时间的长短,而在于学习的质量,因此,延长学年的想法并未受到普遍欢迎。在堪萨斯州,仅在部分学校进行的不定时延长学年的做法就遭到了学生家长的抵制。

Copy right 2013-2016 湖南资兴三中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