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湖南高考分数线2013

2019年04月17日 15:42

    “复读学校的老师反复跟我们强调,明年的高考不会变,内容换汤不换药,还说新增内容的学习只会花掉一个月的时间。”邹欢微同学将信将疑地告诉记者。

    面对难以预测的2010年高考,邹欢微同学对于是否复读还是理不出一个头绪:“和同学讨论一下再决定吧。希望具体政策可以早点出来。”

    开放教育学员多为成人在职,为了让学员们更好地了解传统文化,鲍鹏山积极投身网络教学资源建设。其中,他主持的《中国古代文学十大名家》多媒体课件和《遥远的星空——诸子散文研究》获教育部2005年全国多媒体课件大赛一等奖,当年该奖项仅有5个名额,鲍鹏山一人勇摘两枚。

    俗话说,开弓没有回头箭,高考改革时不时要射出回头箭,难免伤及自身。

    触及全球性教育话题

    梁衡:现在有一个词叫做“软实力”,是和硬实力相对而言的。软实力是指通过吸引别人,而不是强迫别人就使人接受的力;硬实力是指用强制的办法。在我们意识形态工作和宣传工作中也存在这个“硬”、“软”的问题,比如你运用权力开会,发文件,提要求,这是用硬实力;用新闻、文学、艺术手段传递信息、宣扬主张,这是软实力。事实上,任何教育灌输都有硬软之别。比如对学生教育,课堂是硬,要强制考试,课外是软;课本是硬,科普读物、思想读物是软。我曾写过一套《数理化通俗演义》,就是想区别于课本硬教材,搞一套学生自愿在课外读的软教材,增强教育的软实力。中组部党建读物出版社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我的《走近政治》、《爱国的理由》,也是一种政治软教材的尝试。

    “新学期高中语文课本中将减少鲁迅的作品?鲁迅的作品是否适合中学生读?”近日有消息报道称今秋新学期到来后,在人教版高中语文课改必修教材中,伴随几代人成长的鲁迅经典课目《阿Q正传》等作品将被剔除,鲁迅作品的去留引起读者广泛关注。昨(18)日,记者从佛山市教育局教研室获悉,广东版的高中语文教材新学期语文课本中鲁迅的作品将不会有变化。

    就在中小学语文教学一心求变而依然问题重重的发展过程中,像于漪、钱梦龙等第一代语文名师渐渐老去。退休之后,他们开始淡出语文教坛的中心。在这个过程中,生于20世纪60年代初期或中期的一批青年骨干教师悄然崛起。其中,至今拥有全国影响的中学教师当推程红兵、韩军、李镇西,小学教师当推窦桂梅。我们将这批骨干教师称为第二代语文名师。

    教育部就汉字调整方案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9天后,曾发布消息称“67%民众意见支持汉字调整”,但是在各大网站进行的调查中,网友反对的声音接近9成。显然,官方数据与网上调查数据截然不同。据报道,教育部于8月22日发布消息称,“在过去的9天中,通过信函等方式,大众已对《通用规范汉字表》提出了近1500条建议和意见。其中67%赞成,认为字形调整是必然的;反对的只有6%。”有网友对教育部发布的赞成数据预言称:“67%将成为下一个网络流行语。” 在一家网站进行的在线调查中,反对的网友超过了八成;另一家知名网站发起的投票中,35万网友中有九成投了反对票。同时,一些语言文字专家也对此表示反对。

    当今教育界弥漫着一种市侩哲学,好像高考升学率是衡量一切的标杆,更有一些人把高考升学率当作了“政绩”。为此有些学校搞所谓“强化训练”,让高三学生从早上6时半忙到晚上11时,而且一个月只休息一天。进入5月,教室里汗臭熏人,因为学生没有洗澡的时间。最近从报上看到某市的教学经验:“教师从早上6时半到晚上10时半一直在校陪伴学生”。也算一奇。

    2009年6月19日

    他还提出了教育权改革的建议:根据宪法教育自由的原则,改进有关法律,明确办学自由;撤销教育部,设立教育监管委员会;结束违宪行为,取消对教育领域的进入管制……鼓励成立教育促进基金会,吸收大量民间资金;鼓励建立民间的竞争性的教育评级和监督机构和制度;建立公正的国家考试制度,为公私学校的教育目标提供参照。

    当时我在武汉大学工作,面对改革大好形势,我们从哪儿做起,我们选择从教学制度开始。因为,只有改革僵化的教学制度,才能够调动广大教授和学生的积极性。我们现在很多的教育改革的措施,大部分都是那个时代推出来的,而至今还为许多高校所效仿。

    诺奖授予辞里赞叹米勒“少数民族语言运用的独到性”使之文学作品兼具诗歌的凝练。这是当之无愧的真正赞美,实际上,我们之所以愿意在中文匮乏的环境中“转战”别语寻觅米勒的小说,恰是因为米勒小说语言具有的无可匹敌的质感、奇幻以及穿透力,尽管有“美文不可译”的教训,但当你看到“汉化”后诸多诺奖小说的苍白,略加对比之下,感佩米勒远胜于村上、拉什迪、莱辛之流。《译林》中《黑色的大轴》仅一个开头就让人洞悉其构造意群的出众能力:

    其次,我们来分析教育部出台《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的思路。我们知道,班主任工作在中小学的教育工作,特别是管理和思想教育工作中非常重要,地位很特殊,就像我们行政管理体系中的“县委书记”的角色。今年以来,县委书记被受到空前重视,除了中央实施“省财政直管县财政”以扩大县级政府权力的同时,还提高了县级党委、政府一把手任命的级别,实现由省委书记直接任命管理的体制。现在,教育部出台班主任新规,颇有点像行政体制中加强县委书记权力的意味和思路。就像加强县委书记权力没有错误一样,加强班主任工作也没有什么大错。但是,我们知道,任何事情都是经过一定程序,通过一定的方式产生。因此,班主任,也应该经过一定程序产生,现在,《新规》中规定班主任的产生是由学校配备,典型的行政思维,对于自己的管理者,学生应该有权进行选择,就像我们有权选择自己的县长一样,民主选举应该受到重视和加强。现在新规定强调了一个班级必须配备一名班主任,这样新规定剥夺了学生“民主选择”的权力,学校配备的班主任学生是否喜欢或者同意?因此,教育部班主任新规在加强班主任权益的同时损害了学生的权益,这从立法精神的角度来看,是不符合立法精神,甚至是违背法制精神的。

    “话语权”是我从文艺理论中嫁接过来的。新课程是多主体的,其根本目的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健康、幸福、快乐的成长,为了实现由人口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变的战略。孩子是主体,他们就要知情,至少高中的学生要知情,学生的家长要知情。不知情,就没有话语权,就容易被人家忽悠。学分制、模块教学、选修、学业水平考试、综合素质测评这些东西不过是新课程的表象,易为学生及其家长了解,而新课改的内涵我们教育工作者知道的较多,那么我们就有义务向所有想了解新课程的社会人士解说,尤其要让学生明白新课程的核心理念,他们是学习的主人,他们的学习他们自己做主,他们的学习方式是自主、合作、探究,他们的学习目的不是考大学,而是发展人,发展为一个大写的人。

    教育公平不是劫富济贫

    汉语为什么缺乏公共性?我们不妨追根溯源,从《论语》讲起。《论语》中的语言,在那个时代是非常直来直去的。

    多元成才途径

    跟水稻沾边,水货?

    学生称

    据了解,尽管加分政策由教育部门制定,但加分项目要涉及科协、体育、外事、民委、计生、残联、公安等多个部门。而且各地在实际操作中拥有政策解释权与最终决定权。由于缺乏严格的定量标准和外部监督,容易受到人为操纵。

    可见,把教学过程定位在技术层面是错误的。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现实中的另一个错误才是真正致命的——由于教学的复杂性和对教学研究的深度不够,人们更容易把教学当成一门艺术。这使得教学过程中的许多科学成分、技术成分、技能成分被遮蔽。以艺术为借口,我们掩盖了自己太多的“无知”和“无所作为”。

    “中国人为什么这些年都往外跑,最重要的是要让国民自己爱自己国家.......如果我是杭州的市长,我绝对不是狭隘的民族自尊心──如果杭州有什么灾难,我就首先把杭州的老百姓安排在香格里拉,让外国人在外面排队!(掌声!)这样,你才会让你的国民爱自己的国家!一个日本的农民跑到峨嵋山去玩,骨头摔断了,你就用中国空军的直升飞机去救他,而在日本大学一名中国留学生在宿舍里死了7天才被发现;名古屋大学的一对中国博士夫妇和孩子误食有毒磨菇,孩子和母亲死了,父亲则是重症肝炎,在名古屋大学医学院的门诊室等了12个小时,也没有一个日本教授来看望!而你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友好,以为自己很大度,实际上是被人家耻笑,笑你的无知!你们这个民族贱!我们不能这样!我们的领导人跑到国外去访问,看到有几个人在欢迎他们,就感到挺有面子;而外国来了个什么人物,都是警车开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让我们中国人感到是自豪还是悲哀?所有这些,对教育工作来讲,都是深层次的问题。所以我经常讲,我作为一位自然科学工作者,我教育我的学生,首先是学会做人。没有这些,你学了高分子,外语都是花架子。”

    毛建国:虽然说,公众一直希望看到自主招生的变革,可当变革真正到来时,很多人又会重演叶公好龙的故事,开始怀疑质疑起来。当然,我们特别希望北大应该理解不同的声音。毕竟,意见再激烈者,也是希望中国教育之路能越走越宽,希望教育能为民族复兴提供强有力的人才支撑。

    一个往家里赶路的人,一路风餐露宿,那一路的无奈与挣扎是没有这种体验的人能想象得出的。但骥才先生有感而发:“每每望着春运期间人满为患的机场、车站和排成长龙的购票队伍,我都会为年文化在中国人身上这种刻骨铭心而感动。”这是标准文人式的矫情,无病呻吟;没有亲身体验,偏用一贴着情感标签的游标卡尺来测评世间万象;殊不知用了这些琐碎的量化、恼人的比例和惊人的数字来衡量人类的情感,岂是游标卡尺的刻度能测度得了的?还是测评人的心理矛盾重重,把一种俯视异类的眼光,非常勉强地辐射到人类身上,壳无论用什么拼装术都包装不出让人感动的文化,因为这种文化的内核隐含着令人生畏的冷血。

    再细看一下这个“规定”,就发现更加不可理喻!“规定”里只是明确了“班主任”有权利批评,换句话说,对于不是班主任的授课老师,原来根本就没有“权利”批评学生!举个例子:历史课的老师在历史课上对学生的错误理解根本就不能施以“批评”的,因为班主任是数学老师,所以只有等班主任来了再享受权利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对于这种规定,我不知道是该可笑还是悲哀!

    案例:有一位复读生在刚开始复读的时候,提不起学习兴趣,经常上网吧玩游戏,甚至彻夜不归,结果第一次期末考试考得一塌糊涂,对他震动很大。在老师的帮助下,他终于开始走向正常的复读生活。老师帮他制定了每天的生活学习流程,要求他严格地按程序来进行生活和学习。开始他有些不适应,但是在老师的监督下硬着头皮去做,一个月之后慢慢进入了学习状态,一到学习的时候就学习,由于聚精会神、全力以赴,效率非常高,成绩提高很快,整个人的心理面貌也得到了很大的改观,最终考上了“二本”。

    我还曾经看到这样一幅漫画:美国一个四岁小孩骑单车时撞上红灯,一位警察过去照开罚单,哪怕是一杯牛奶或者是两块饼干,让他从小知道自己错了,要负起责任,说明这是一种教育。我们再来看看以色列这个国家,人口仅仅700万,位于地中海的东南方向,北靠黎巴嫩,东频叙利亚和约旦,西南边是埃及,土地贫瘠,资源短缺,而且四周敌国环伺,但却活到了今天,因为每个人都对自己的民族负起一份责任,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都会收到政府颁发的一枚战争动员标章,时刻提醒他们在国家危亡的时刻要挺身而出保卫自己的国家、民族。他们的精神就像响尾蛇一样,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决不妥协。

    生活:可以内向,但不要忧郁

  观点先知:

    《新英汉词典》是一部主体内容编写于上世纪70年代的英汉词语性工具书,出版30余年来,先后推出过增补本、世纪版,累计印数超过1200万册。

    3.日本人侵犯我们,因为我们出了很多汉奸。将来日本人侵犯我们,还会不会有汉

    教师的作文引导一定要正确,要让学生说自己的话。现在我们的作文教学变成了简单的技巧训练。我们不是反对技巧,技巧也是必要的。比如,文章如何立意,如何论证,一篇文章如何开头,如何结尾,如何引用名言来增加文章的说服力,如何使叙述更生动,肖像描写有哪些方法,等等。这些都是教师应该教的,技巧是通用的,但不要把技巧神话。作文是一种书面表达方式,不是不需要技巧,而是不能将技巧当成一切,变成毫无思想的纯粹的文字游戏。教师还是要引导学生读书,在阅读中多体会文章的写作技巧,学会运用技巧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否则再多的技巧也会很苍白。

    他在文中还这样说:“我们的孩子,就这样,在学校里学说大话、谎话,说和自己不沾边的不找(应为“着”,读音也应是“zhuo",应是葛教授的笔误,或是低级小误,不足为怪)边际的话。否则,他们拿不到高分,甚至拿不到分数。”请问葛先生,你见过几篇“在学校里学说大话、谎话,说和自己不沾边的不着边际的话”的作文拿到了高分?请你展示几篇;你见过几篇因为说真话而“拿不到分数”的作文?请你到中小学校走走看看,调查研究一番,然后再说话好不好?你上中小学的语文老师如何教你的,也请回忆一下,请你这位大师再与你的语文老师做个探讨。

    刘玉波:写字教育能否被重视起来,学校和教师很重要。因此,教师一定要热爱写字,把它视为乐趣才能感染学生。教师要写一手好字,读师范时就该练一手好字;教师要肯于指导,每节写字课都手把手地辅导全班一半的学生,要对学生写字提出具体要求。

    3. 成长见证泪水的可贵

    当阅读的触角探伸入文学的境地,名著就成为了不可绕行的高山,然而到目前为止,高考试卷中对名著的考查状况是不理想的。也许仅仅是因为高山仰止,高考中对文学名著的考查所表现出来的姿态是犹疑的、卑怯的,尽管一些省份明确列出高中生必读的名著,拉开了名著大阅读的架势,但是考题仍然没有深入探寻而上,只远兜远转,所做的只是采撷了几片叶子,拣拾了几颗砂粒而已。如走在高考试卷改革前列的江苏卷、福建卷等,对名著的考查经过几年的探索大多仍然是谨小慎微,小打小闹。2009年福建卷中对《三国演义》、《子夜》、《家》、《复活》、《欧也妮?葛朗台》的考查题型是要求“选出对作品故事情节的叙述不正确”的选项,还有简答题也只是要求回答“《红楼梦》中贾珍请王熙凤到宁国府协理秦可卿丧事的原因和过程”或“简述《巴黎圣母院》中穷诗人甘果瓦与爱斯梅拉达结成名义夫妻的经过”这样的基本故事情节。对大部头名著的低层次设题也不难理解:一方面,大部头作品的漫长篇幅和复杂情节往往使命题者难以断章取材;另一方面,文学名著博大精深的思想和精湛卓绝的艺术表达也使得命题者更为难以把握。相比较而言,福建卷中关于文化经典《论语》的阅读考查所出题目就可圈可点。

    这位老师还现身说法:前不久,她班上的一名学生因为不完成家庭作业,被她留校补写,其实根本没有批评他。就这么个事情,家长不但把她告到校长那里,还告到了教育局,要求一定要 “处理”她。校长也很无奈,因为这样的事情挺多的,时不时就有家长跑来跳着脚骂老师,这种情况下,谁还敢批评学生啊?“有家长说,现在老师无能,根本管不住学生,确实如此,因为现在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管学生。”这位老师无奈地说。

    五、是谁奠定了“孝道”?

    一直以来的重点校制度是以升学率为主要标志的,它是以牺牲一批没被设定成重点的人为代价的,不仅大大挫伤非重点学校老师和学生的积极性,而且一时间,择校成风,学区房、乱收费、寻租现象、“奥数”暴利、分校分班分层等等不公现象越来越为人们诟病。王晋堂给记者举例说,比如为数众多的学生想进好学校所出现的供大于求,导致在“小学升初中”时,好学校就会提出种种苛刻条件:如连续三年三好学生、奥数考试优胜、文体特长证书等等,有的中学还给小学毕业的学生在双休日办综合班,不仅加重了家长的经济负担,也加重了学生的学业负担。

    潜规则五:不得分重点班——就建创新班

    按照这份《通用规范汉字表》,“琴”“亲”“魅”等44个汉字在专家倡导下进行了写法调整。

  

    这次我们设计了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福娃”,有人给我提意见了,说韩美林不时尚。不时尚就是不“日本动漫”,不“美国动漫”,因为我们天天在看他们的动漫。

    大师们相继逝去,对于他们,后学不应惟仰望,也许并非每个人都能达到钱学森们的科学高度,但每个人都可以取法他们的学术和人文精神。

  

    最后,统筹不同群体的教育发展,向弱势群体倾斜。弱势群体由于其自身条件的制约和外在环境的影响,使他们在相同的政策下很难与其他人获得同等的发展机会,因此,必须对弱势群体实行差别对待,采取特殊补偿政策,弥补他们受教育机会的不公平。当前,我国教育领域的弱势群体 主要包括贫困学生、残障学生、进城务工农民子女。政府一直致力于消除贫困,但由于面广量大,目前仍有为数不少的贫困人口;残疾学生是弱势群体中的特殊 困难者;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则是新增的并不断增长的弱势群体。对这三类人群需要制定特殊政策,重点关注,通过补偿措施使他们受到公平教育。

    秦治政的弟弟秦江波如今已是哈尔滨科技大学的一名教师,同时也在哈尔滨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自缘身在最高层。

Copy right 2013-2016 湖南资兴三中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