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部副部长

2019年04月17日 15:44

    语文阅读教学是为学生的优化发展服务的

    作为教育界的全国人大代表,看到、听到“调结构”、“转方式”、“发展新兴战略产业”,成为本次大会的主旋律,我内心感到无比的激动、振奋。从这里,我看到了民族复兴的真正希望!

    由讲清“本文结构是什么样的”转移到讲透“这样的结构是怎么来的”;着眼点由文章的状态转为文章的生成过程,使学生明白作者的思维结构是如何规定文章结构的,从而体会本文的逻辑性和抒情性。

  本不想再写有关重庆造假状元的评论文章了,原因是人微言轻,汹涌的民意也无法让重庆有关方面全部公布造假学生的名单,更何况是一篇无足轻重的文字了。

    我认为,命题者出这个作文题,字面上可以多解,既可以写经典故事,也可以写亲情故事,还可以创作故事。但是我身边几个语文老师一口咬定,写“红色故事”,写“国学故事”,这是上等立意。不须讳言,藏在这个作文题后面的命题者就是为了“配合“红色经典故事”而命的,想以高考作文来讲述另一种版本的“红色故事”。命题者不会这样承认,作者可意会,可笔传。意会不到,便笔传不了。即使传到也不一定能得高分。作文不是刷标语。

    至于《红楼梦》、《谁是最可爱的人》、《荷塘月色》中被删减的某些文字,的确不应该。但是,这些文字,删之于原文无损,保留亦于原文无致命之益。被删减的文字,是以教材编写标准为原则,将自然文的原貌暂时隔离,待学生日后去接触。只是,今后编选者在删减的时候,要在文尾做明确的注解,注明该文经过了删节,不要删减了,但不注明,给学生的信息就是:这是原文。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在玉树强震中远去的生命,原有着不同的名字,原有着不同的面孔,原有着不同的命运,但是,此刻他们都只有一个名字:中国公民,他们只有一个面孔:尊严,他们只有一个命运:受到国家和民众的深切悼念和至高尊重。

    更让李强所困惑的是,对教育,社会各界总是各说各话,但作为教育直接相关人的学生,却是在持续不断的讨论中缺席,只能默默接受着各种试验和结果。

    西方在出现两次财富高峰的同时,也出现了两次慈善高峰,第一次是卡耐基和洛克菲勒时代,第二次是盖茨和巴菲特时代,这绝不是偶然的。我要说,这就是“富”而且“贵”。在很多中国的富人看来,只要合法赚钱、合法纳税,就是对社会的贡献,这其实是不够的。真正的富人必须是“拼命挣钱、拼命省钱、拼命捐钱”,美国政府每年的财政总收入,有9%来源于富人的慈善捐款。中国呢?国家财政收入中每年富人的捐款连0.1%都不到,捐款的富人不过1%。

    影响教师心理健康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对中小学教师来说,他们除了有着一股职业共同的心理压力,如工作和家庭的冲突、晋级升职,人际关系的淡漠等压力之外,还有着比其他职业更强烈更持久的心理负荷。

    如果非要说素质教育,家庭教育才是无微不至的素质教育。那样的素质教育,再好的大学也教不了、比不了、代替不了。

    但遗憾的是,刚刚发布的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五大要点中,并无涉及此一层面的内容。像企业成为市场主体那样,让学校成为教育主体而不再做教育管理部门的附属物,这一教育界当下最迫切的呼声,在纲要中并无反映。这其实是可以理解的,纲要制定主体说穿了就是教育管理部门,要教育管理部门革自己的命,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由此想到某些高校老师剽窃、抄袭论文以及其他不堪为师的行为,不禁为之汗颜。“世事难料,人心不古”—— 面对某些老师感叹世风日下,学生不尊重自己的喋喋抱怨,我又在想:师将不师,我们更何谈“师道尊严”?

   一、温家宝总理与网民在线交流

    对许多中国学生来说,当他们在上高中,尤其是在准备高考时,家长们会为他们做任何事。比如我看到许多家长站在高中门外,等着接孩子回家;父母在家中打扫、做饭、给孩子送饭,做一切事情为孩子创造时间学习。而在美国,如果父母这样做,学生一定会被同学嘲笑。这在美国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中国却是很常见的场景。

    关于“方法”,命题人答了四种,且明确答对两种得1分。但离奇的是其中的一种竟是“想象”!那照此推理,“回忆”也应该是一种方法。可怜的考生就在命题人的“想象”中,那宝贵的1分在很大程度上已化为泡影。

   近日,一本叫《别笑,我是高考零分作文》的作文书受到追捧。书中集结了近几年73篇流传甚广的高考零分作文,编者还在每篇作文之后写了几句话点评。记者在99、当当网上图书商城中发现,此书俨然排在畅销榜前15位。重庆第一中学语文老师王海洋表示,很多零分作文对于考场作文来说是有缺陷的,跑题严重,较为激进,学生应努力写出优秀满分作文。(相关报道见本报今日13版)

    9.春江花月夜张若虚

    可是即使这家报纸对于状元的报道,也是不遗余力的,而对于状元不过是一个分数头名的慨叹,在铺天盖地的状元热的时候,都是不会稍有松懈的,即使是当下清醒着的高校也不多,现在理性对待头名考生的还是太少。因为考试的成绩不错,未必是最好的学生,和最具有发展潜力的学生,这也就是为什么北大清华不能真正成为世界一流学府的一个症结所在。

    絜 xié义为度量、比较。读jié时除姓氏人名外用“洁”。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后勤保障在现代战争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感受到自己的学习能力不断提高,思维愈加活跃,连表达能力也都大大改善,我想这对我们的未来大有裨益。感受着课改的美好,我坚信在宝中的课堂上,我们一定能实现自我的飞越!

  高校招生制度是影响中小学教育的重要因素,其影响力通过高考制度传递下去,而高考几乎成为整个教育体系的“指挥棒”。

    45.过零丁洋文天祥

    “亲近鲁迅”是一个全新的命题,既是一个鲁迅作品解读观问题,又是一个“鲁迅教学”实践问题。刘发建先生的《亲近鲁迅:落地麦儿童语文课堂》一书,是他多年“鲁迅教学”实践的结晶。他认为,现在的学生不喜欢鲁迅反映出“鲁迅教学”出了问题,尤其是小学“鲁迅教学”出了大问题。因为语文课担当着启蒙教育责任,鲁迅以什么样的面目与学生第一次相遇至关重要,将会对学生在中学乃至大学里学习鲁迅产生重大影响。

    身为大学校长,我有时也很无奈。社会上取消高考的呼声很高,但更好的选拔方式在哪里?高校扩招积极性明显,但就业难又怎么解决?今年SCI论文索引中国论文的数量可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但大量粗制滥造的论文又广受诟病。我们只能在摸索中前行。

    话又说回来,倘若民生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附会上再多的文化都是一种奢谈与做作。对于一种现象而言,君子持论可以“和而不同”,但要生硬地贴上文化的标签,也确实让人匪夷所思。真正的文化人应该是这样的:把个体的生命体验转化为对大众的悲悯情怀,然后从社会底层的角度抒发饱满的人生况味;自己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因为字里行间渗透的是生命传给生命的情感交流。

    课外阅读确实是一个“难”题。我们无法回避课外阅读是一个至今难以进行科学评估的课题,这只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但更要紧的是我们的理念问题。我们的学生没有多少是极力反对课外阅读的,相反,我们倒是看到,学生从图书馆里借到了一批新书时的无比喜悦,学生赶往阅览室的那种兴奋,是与课堂学习的热情无法比拟的。问题自然出在另一方面。我们的学校给了他们多少阅读的时间和空间?我们为他们的阅读提供了多少物质上的保证?我们的语文老师又对他们的课外阅读给与了多少指导和帮助?激发了多少兴趣、培养了多少良好的读书习惯?遗憾的是,我们却把他们明明可以用来读书的时间用来做题目,考试,甚至我们(主要是其他任课老师和一些家长)有一种天然的敌对情绪,一发现看课外书就认为是不务正业,不好好学习。要看书等上大学慢慢看。殊不知,人的小学时代、初中时代、高中时代,是课外阅读的第一个黄金时期,这十几年不读,何年何月可以补救?恶补是有违教育规律的。如果我们的理念问题真的解决了,才有可能讨论怎样加强图书馆建设,开好阅览课,组织丰富多彩的课外阅读活动,以形成浓烈的阅读氛围。阅读能力上去了,精神的“底子”也有了,作文能力也会相应提高,这是不言而喻的。

    在目前谈网游色变的环境下,网游进教材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议论,可贵的是作者并没有随波逐流、人云亦云,而是深入思考,指出如果网游能够寓教于乐,与素质教育挂上钩,应该是好事情,并指出要尝试如何把网游由洪水猛兽变成益智良方,而不是“一棍子打死”。这是多么辩证的观点啊!看来我们写议论文时也应学习作者多角度分析问题的方法,千万不要把问题看“死”。

    还有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情感,时常在周济的心中涌动。当他在地震灾区,看到英雄教师拼命护住学生的姿势,他流泪了;当他在奥运赛场,看到大学生志愿者全心投入的热情,他感动了……

    朱永新:是的,知识改变命运,教育决定未来。从某种意义上说,国家的未来取决于决策者和执行者的素质品质,而教育在培养决策者和执行者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我们一直把春运当做一种客运交通的非常时期,并认为这是中国社会发展到现阶段千千万万农民进城打工带来的特殊的交通狂潮,春运的任务只是想方设法完成这种举世罕见的客运重负。可是,如果换一双文化的眼睛,就会发现,春运真正所做的是把千千万万在外工作的人千里迢迢送回他们各自的家乡,去完成中国人数千年来的人间梦想:团圆。

    半坡刻画符号

    不考语文究竟是在传递什么信号?面对着社会上的种种质疑,有高校招办的老师站出来解释说,原因其实很简单,不考语文是因为考太多科目会给考生带来,之所以考英语,是因为英语有利于学生的学科发展,英语不好往往没有前途。负担之说并非毫无根据,在上个周末举行的清华、上海交大等五校连考,就曾一天之内连考数场,数学、语文、外语样样不缺,从早上八点半一直考到晚上八点,让不少考生叫苦连天、抱怨负担太重,这样看来,似乎此次高校的减负做法也多少可以让人理解,但由于减负掉的偏偏是语文这个科目,又似乎让人难以轻易原谅。草率,短视,不负责任,与法律抵触,与法律抵触,这是上海市政协委员胡光律师对这几所不考语文的高校指责,正在上海举行的市政协分组会议上,这则闹得沸沸扬扬的“语文门”事件,引发了委员们的激烈讨论,有的委员甚至当场拿出手机,查询是哪几所高校。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诚如那位负责人所说,有很多制定人才评价政策的干部连“核心期刊”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就开始折腾了,认为只有在“核心期刊”发了论文,才能算有水平。那么,“核心期刊”的真正含义到底是什么,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能否成为考核门槛?

    2.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孟子》

    伴随着震天的60响礼炮,由200名武警官兵组成的国旗护卫队护卫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从人民英雄纪念碑基座出发,持枪行进在红色地毯铺就的天安门中轴线上。正步行进的169步,象征着1840年以来中华民族169年的非凡历程。

    ④倡导联想想象。

    带着“好奇心”,从“怀想天空”走到了今天的“品味时尚”:江苏作文题从“虚”走到“实”,从“想象”走到“现实”。

    明年阅读部分要多拿分

    我认为,我们艺术家,包括学体育的也好,说相声的也好,戏剧家也好,音乐家也好,首先要有文化才行。要"头顶音乐,脚踩文学",起码要达到这两个标准,不然怎么能熏陶我们的人民?

    盛洪分析,比如进入管制,学校不能自由创建,是由教育管理部门认定的;再如招生计划、学费标准、学科设置等,也都受管制,这就减少了“产品”的多样性;还有“合格证”的颁发,不是由学校担保毕业生质量,而是教育管理部门控制和担保,学校没有动力维护学校的品牌,这导致学校品牌失落;还要统一教材、统一课程安排等等,教育领域的基本结构,还属于计划经济时代。

    “老师看书就要杂,杂七杂八的,要阅读各类书籍。”吴小军说,这个暑假他每天安排3个小时看书,看的书更是五花八门。也许在看这本书的时候,里面的作者突然提到了某本书不错,吴小军就会去网上、书店找来这本被推荐的书籍,津津有味地看起来。吴小军的QQ名是“博雅轩主”,意思就是要博览群书,做个儒雅之人。他有一套“五字阅读法”,即:博、思、摘、用、不(博学、思考、摘录、学以致用、批判)。

    3.古诗词阅读要下大工夫突破内容理解上的难点,如果把诗词的内容理解了即把诗读懂了,不管是对内容还是表达技巧的赏析都就容易多了。对古诗词个性化欣赏的准确表达也是要反复训练的。古诗词阅读文本应在有选择地欣赏名家名篇的同时,把重力放在对“寻常百姓”无名诗人的有特色诗歌阅读训练上。

    另外,如果我们的考生,连走路都生怕被人踩着,甚至在考试中不能有麻雀发出噪声,那么,他们未来面对各种复杂环境的“抵抗力”,也是可想而知的。诚然,现在的一些做法并非他们所愿,只是我们一些成年人把考生当作“小太阳”对待了。

    中国义务教育的提出从清朝末年算起,与世界上较早实施义务教育的国家相比晚了近3个世纪,距今也有百年历史。清朝末年、民国时期,中国的有识之士都提出过普及初等义务教育的口号,然而,由于政治腐败、经济落后,旧中国无力也无法把有志者的呼唤和人民的愿望变成现实。

    古道西风瘦马。

    维克多·雨果曾说:“开展纪念日活动,如同点燃一支火炬。” 纪念日的意义在于提醒,它像火炬一样照亮过去和未来。回首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从“中国崩溃论”,到“中国威胁论”,再到 “中国模式”、“中国崛起”,历史的指针已经走过了整整60年;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这个当初“连苍蝇都敢落到它的脸上叫几声”的国家, 犹如一只在涅盘中翱翔而起的凤凰,“处在一种自乾隆朝末期以来最良好的国际地位。” 60年来,中国为人类社会演绎了一场波澜壮阔的巨大变迁,走过了其他国家几百年的现代化发展历程,造就了举世瞩目的“东方奇迹”,深刻地改变了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命运,改变了全球发展的格局和世界历史的走向。

Copy right 2013-2016 湖南资兴三中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