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知音的诗句

2019年05月06日 14:41

    这个学期我教习《列夫?托尔斯泰》,本课多处用到的肖像描写,我在课堂上就布置了这样一道的题目:请同学们仔细阅读托尔斯泰的肖像描写部分,特别注意写他的眼睛眼神如何?读完后,请同学们写写同桌的肖像。学生开始观察自己的同桌,不一会儿动手写了,过了6分钟,我请学生各自先交流推选出你认为最好的一篇交给老师。我收到了部分学生认为最好的习作,他们的描写苍白无力,只会写“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炯炯有神,一头乌黑的头发,两个小小的耳朵……”用的最多的词语就是“炯炯有神”“圆溜溜”这两个词了。似乎形容人的词语仅有这两个了,其实不然,还是多的很,只是学生还不善于应用到写作中来。教师稍稍提示,用上比喻修辞,效果怎样?学生就会答出不同的答案了,譬如“一双圆溜溜的葡萄般的大眼睛,闪着晶莹的珠光,一头乌黑发亮的如瀑布般的长发,两个小巧玲珑的耳朵立在瀑布的两旁……”还有“一双眯成线的眼睛,弯弯的柳叶眉……”

      这项规定的信息解读如下:    

    现在,我们对孩子的教育大多是鼓励,俗称“戴高帽子”,更有专家说出这样的话:好孩子都是夸大的,我实在是不敢苟同。 适当鼓励孩子有自信,这是对的,但是不能过度。在这种教育下的孩子将来到社会,他面临的反差足以把他摧毁把他推向万丈深渊。

    赵辛楣在小说中算是颇为可爱的角色。他活得挺潇洒,“进可以做官,退可以办报”,再不济还能教书,而且是个系主任。他留洋学的是政治,颇有政治家的见地和风度。他为人热情大方,对朋友真心帮助。缺点在于有时候故意拿腔作调,摆弄政治家派头。比如他说:“办报是开发民智,教书也是开发民智……论影响的范围,是办报来的广;不过,论影响的程度是教育来得深。”但是这番话却被方鸿渐以“大话哄人”和“小政客办教育”讥讽得体无完肤。此外,辛楣可说是无可挑剔的人物。看完《围城》,想象苏文纨这个人物,我总莫名地想起《倾城之恋》中的白流苏。这两个女人都属于很有心机的那一类。可苏文纨的心机只让人厌惑,而白流苏的心机倒颇能惹人同情,这大概就在于一个“度”的问题。后者押宝于一个男人身上,而苏文纨却试图激起三个男人的互相嫉妒之心,还怕他们太早分出胜负,“自己身边就不热闹了”。苏文纨选丈夫,不是选所谓“乘龙快婿”,而是选一个易于控制的,比较没用的男人。因此,她不会选赵辛楣。赵辛楣拥有家世,有地位,事业如意,无需苏文纨的施舍,这就减轻了苏文纨的优越感。方鸿渐是个小乡绅的儿子,虽也有“博士”之名,但苏文纨深知其中底细,自忖他端不起这架子。而且,方鸿渐还是她大学时代中国文学系的同学,这也合乎她“女诗人”的浪漫想法一一至少方鸿渐是个知音。她岂知方鸿渐对那首“锁与钥匙”的诗根本不解。当她知道她堂堂女留学生输在一个黄毛丫头手上时,官小姐的自尊迫使她为曾经的自作多情挽回面子。这样,方鸿渐的“失足”就变成他和唐小姐情变的主因。

    依托网络引导学生评改作文,可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利用网络评改作文,能使学生“眼见为实,动手为真”。由于学生的作文已经输入电脑,上课时教师可选择有代表性的作文投影到大屏幕,不同段落、词句可以用不同的字体显示,精彩之处可显红色,不妥之处可以闪烁。学生可围绕习作要求,针对字、词、句、标点等部分集体评议,方便地实现增、删、变、换等修改。学生直观地感知了修改过程,对修改自己的习作就心中有数了。利用计算机的交互性,学生不但可以评改自己的习作,还可以评改其他同学的习作,扩大了交流范围,同学间相互启发、疏导与帮助,提高了学生评改作文的能力。

    阅读教学作为中学语文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主要任务是在于在传授语文知识的基础上,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为了解决以上出现的问题,本人在教学中努力探求有效的阅读教学方法,以促进提高学生阅读的能力。结合本人的一些教学经验,对以上问题提出几点小建议:

    落实学院学位授予标准制定自主权。将学位授予标准制定自主权由学校向学院下移,落实学院主体责任,既保证学位授予质量,又充分体现学科特色和差异。学校制定博士、硕士研究生学位授予的基本条件要求,学院根据学科实际、发展规划和人才培养目标,在学校制定的基本条件基础上自主确定博士、硕士学位授予标准。对申请硕士学位者,学校仅作原则性要求,学院自主制定学术论文的具体要求。对申请博士学位者,学校组织学院按学科门类分别制定学校层面的基本条件,学院根据自身学科特点和学科发展需求,提出高于本学科门类基本条件的具体规定。

    这是怎样的一个困境?作为男儿,自己要求自己,社会要求自己,“成家”更要“立业”。作为女人,作为贤妻,她不能阻止他,只能支持和默默守候。沈自徵一生在外游历多年,和倩倩聚少离多,生三子一女均早夭,唯一的女儿叶小鸾还是抱养于沈宜修家中。闲暇的时候,倩倩会教小鸾读书习字,学诗作文,打发寂寞的时光。

    天下为家百不忧,玉颜锦帐度春秋。如何一段琵琶曲,青草离离永未休。

    天,也算遂了倩倩的愿。

    劳思光的《中国哲学史》,张岱年的《文化与哲学》,周桂钿《十五堂哲学课》,《中国思想史》和《中国文化史》,以及教育心理学、情感学、作家传记等,增加思想文化底蕴,以便从容教好语文这门人文课程。

  读完雷夫的《第56号教室的奇迹》这本书,作为一名从事多年教育的教师而言,有着从未有过的触动与震撼。令我感受最深的还是雷夫对孩子们阅读习惯的养成与阅读方法的指导。

    一项研究成果发表后有赞成、反对等不同声音非常正常。有些学者提出重要数据质疑茅先生的结论;有的则从研究方法上提出商榷意见;如此等等,展示了观点多元化的喜人景象,有助于学术和重大政策研究的深入。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的检验需要足够的时间,不可能是非立判。90年代以来,格林斯潘的经济政策,不是赢得一片喝彩吗?2008年的金融危机却无情揭露了他的失误。这个领域特别需要冷静、宽容和多元的声音。

    不求青史留英名。

    37.因为动笔写文章,同开口说话一样,得看作者当时的心情和那事件的关系,要骂的时候自然不妨骂,该严谨的时候也不必故意做得不严谨,这都是所谓“求诚”,是写作者的基本品质。

    神州大地披霞彩,吾辈航天唱大风。

    一堂以“教会学生学习”为目标的语文课,带来戏剧性的人生变化

    “旋开旋落旋成空”,颇具禅意。事实上,杏花花期虽短,但也有四至五天,哪里就会“旋开旋落”了呢?司空图将时间有意缩短,强调花期的短暂,方开方谢,如梦如电,转眼成空,恰似如梦人生。渐生老态的他,见落红万点,想到昔日的万丈抱负,也如这落花,尚未持久,便已飘零。

    如果有人把我们的作文教学画出一个如同股市升降的曲线的话,我敢说,当前位置是五千年的中华文学文化教育的最低点。我们留给后人的只能是耻辱!

    2、如何理解小说中的画线句“胥富吃过药,只觉得心里凉乎乎的”?

    (4)、文言文句式:

    王子将《陈太丘与友期》《钱塘湖春行》和《塞翁失马》《智子疑邻》的事告诉蝈蝈后,就乘着《羚羊木雕》去把《纸船寄母亲》了。

    这是我觉得“有必要续说”的第一个基点,我们的教育现实。第二个,或许也是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教育理想,即教育对于学生当下生活的意义,对于学生思想发展的意义。《清兵卫与葫芦》这篇课文讲的是一个少年学生的个性被压抑、爱好被扼杀的故事。自该文发表,近百年过去了,然而可悲的是,类似的“故事”迄今也没有真正消失,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近年来,屡屡发生青少年学生离家出走甚至轻生的事,想想都令人痛心啊!

    在我的心目中,您是最严厉的父亲,又是最慈祥的妈妈;您是无名英雄,又是教坛名师。

    (2)父已先在,怒曰:“与老人期,何也?(《史记.留侯世家》)

    ⑴向书本学习。“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书本是教学生写作的最好的老师。可是读书也要有正确的选择

    你教会我怎样做人,

    先说每天上好一堂课。

    如果作者仅仅停留在写悲秋之情,也许此文就不能称为文赋之典范了。宋代的文学,无论是诗还是文,都侧重于理。如陆游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苏轼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等等。我以为,此文最大的特色之处就在于蕴涵其中的理趣:物理、事理、人理。

    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他离开办公室后,我忽然明白过来,这个孩子的心理状态已经不是普通的谈话能够解决的。我在反思,这一次事件的处理很失败,我不但没有问到我想要问到的信息,甚至因为他的漠视打乱了我的方寸,面对一个如此冷漠淡然的面孔,我除了歇斯底里,既然拿他毫无办法。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叛逆少年呢?这张稚嫩的面孔下到底隐藏着一颗怎样的心呢?我很想撬开看看。但是在没有触摸到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之前,我想,除了冷静的观察,默默的关注,我别无他法。

    例如:

    梭罗在瓦尔登湖畔建造他简陋的木屋时,他应当是快乐的。一个拥有高学识的人,一个在旁人眼中完全可以过上舒适生活的梭罗,却偏偏要追求他的理想生活,《瓦尔登湖》就是他精神世界的具体表现。

    初三的教学可以将课外阅读材料的训练与教材的学习使用结合起来,灵活处理教材与复习之间的关系。比如初三上册安排了议论文单元,教学时往往感觉对于刚接触议论文的学生来说,这些议论文稍显深奥。这时,可选择《说勤》、《谈骨气》等浅显的议论文作为初始学习材料,在学生对议论文的基本知识了解后,再学习课本上的议论文。有些老师完全放弃教材上的议论文实在可惜,教材安排的议论文,都是具有代表性典型性的,不但是议论文的典范,而且具有深刻的思想价值,通过这些课文的学习,不但有助学生对议论文基本特点的掌握,更能训练学生的思维能力,提高学生的思想深度。

  3月底,教育部回应关于12年义务教育的传闻,表示我国仍坚持九年义务教育,目前义务教育的重点是巩固九年义务教育和两基攻坚计划(实现西部地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12年义务教育的做法不符合我国目前国力。

    (4)聚焦点拨。

    学生与文本的对话阅读,在教学中,我首先引导学生选准与文本对话的切入口,这就需要从题目入手。抓住了题目,就等于找到了一把打开文本的钥匙。在学习《背影》这篇课文之前,可以先让学生仔细品读题目“背影”,然后就题目提出问题:什么样的背影?谁的背影?在什么样情况下写背影?等等。带着这几个问题阅读文本,作者就会告诉学生:朱自清写背影是表达了儿子对父亲的感恩与怀念,通过写“背影”这一小小动作来突出父子之间的感情,表现父亲对儿子无微不至的热爱和儿子对父亲的愧疚、感激与怀念。这样学生通过对题目的仔细品读,就可以与文本进行一定程度的交流。因此,从题目入手,又利于学生对课文的整体把握,使学生更好地和文本进行交流。而且通过对题目的审视可以和作者达到心灵的沟通,更好地理解作品主题、作者的创作意图。

    从今後该我为空间的霸王!

    课程标准中提出:图书、报刊,电影、电视、广播、网络,报告会、演讲会、辩论会、研讨会、戏剧表演,图书馆、博物馆、纪念馆,布告栏、报廊、各种标牌广告,自然风光、文物古迹、风俗民情,国内外的重要事件,学生的家庭生活,以及日常生活话题等都可以成为语文的资源,关键是靠学生去仔细捕捉。

    附三:曾冬《唐诗素描》中白居易的《暮江吟》——

    像所有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这个时候的她,在她最美丽和最快乐的年龄,如花微微露出秀色,似露清清透出亮意。

  最近一段时间我读了苏霍姆林斯基的《给教师的建议》一书,感触颇深。其中有一点谈到要以爱心和学生相处,用爱心去感动学生,建立和谐的朋友式师生关系。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思考:在科技不断发展的今天,学生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老师?老师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角色呢?老师虽不是母亲,但要有母爱;老师虽不是朋友,但要做朋友。老师一定要爱学生,但是这个爱,是建立在一个教育工作者对教育理性思考之上的爱。参加工作以来,我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对学生也比较了解。现在,我就苏霍姆林斯基这篇著作的观点结合我近几年的工作实际,谈一谈自己的体会;

    三、有效反思是有效教学的保证

    本书以戚本为底本,并根据庚辰本等校改文字,是第一个以脂本系统为底本的整理本。俞先生以深厚的国学功底校书,在推敲定字上见解精到而不偏颇,是个很见功力的本子。惜以原本整理时间较早,当时可参考的抄本太少,使其不能达到更高的水准。本书原为带校字记的白文本,现在这个版本是没有校字记而添加了启功注的普及本。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司法部原副部长段正坤,被媒体描述为大胆敢言。“两会”期间,他对云南躲猫猫事件发出尖锐“四问”,在网络引起强烈反响:

    考虑到我们年级的实际情况,学生普遍学习能力较弱,地理课堂将会很少涉及拔高性太强的内容,以基础学习为主要目标。努力将课程讲解的浅显易懂,照顾多数学习能力较差的学生。此外,在作业布置上,挑选地理填充图册中较为简单的内容要求必须完成,对于程度较好的学生则要求全部完成。

    你到底还是个无生命的机械?

    这是相如与秦王的一次针锋相对的“亮剑”。面对秦王的羞辱,相如毫不胆怯,以咄咄逼人的气势,以“五步之内,相如请得以颈血溅大王”的勇气,简洁的话语渲染出紧迫的气氛,给人无形的压力,逼迫高傲的秦王就范。“秦王为赵王击缻”显然胜过了秦王“令赵王鼓瑟”;“以秦之咸阳作为寿礼”,其级别显然超过了“十五座城”的寿礼级别。相如的机智、果敢发挥到极致。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赵王不由得由衷佩服。正是功高莫过于救驾,莫过于维护了君王的尊严,这样的人怎能不提拔重用呢!

    (1)守正出新,继承与创新兼顾;

    一个月以前他回家转了一趟,返回时11岁的儿子含着泪水塞给他一张小纸条,当他展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我俩感情这么深,你可知道我的心,不知何时再见面,爸爸你快回来吧!”他看了纸条儿就哭了,他何尝不想下到山下找一所大点儿的学校教书呢?他何尝又不想守着儿子给他多一点父爱呢?但离开这里,这些娃儿们就得失学啊!原子超的家在山下,是个不错的村庄,他高中毕业后就开始在村里任教,后因教学成绩突出,被转为正式教师,按理说他本应该申请离开山里,到乡里或更好的地方任教,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主动上了海拔1443米的石崖山上任教。采访哪天,他苦笑了一下对我说:“这些娃儿们至今连一支冰糕都没有吃过啊!”我知道,他所说的冰糕只不过是在农村卖的最廉价的,用糖水冻成的冰块儿,每支用不了二角钱,他们哪里知道如今在城里的孩子吃的都是很上档次的冷饮,每支就要用几元钱。原子超说:“城里的孩子吃一支雪糕就是这里的娃儿们一个月的生活费呀!说着,他的眼里亮晶晶的…… 另一所学校里是43岁的许生荣老师,前几年他家已从县城整体移民,搬到更好的村里去住了。搬完家后,他没有走,仍留在西井山上另一所小学,担负着6个自然庄上的20个娃儿的教学。学校没有二五年级,只有一三四年级,采用的也是复式教学。他教了24年的书就在这山上呆了17个年头,在这17年中,他最担心的就是家长来商量着领回自己的孩子,尽管孩子只有十多岁,但在家里已经成了一个好的劳动力。许爱香在走出校门前一共失了3次学,硬是被许生荣老师找回来3次。爱香的父母都说:“算了吧,念书到这山崖上会有啥出息?还是实际点种点地,收上粮食了肚子就不饥。”许生荣说:“这47名小学生,念完四年级后,有又几个能接着上五年级,上中学呢?”也许等待他们的只有一个出路:无奈辍学。

Copy right 2013-2016 湖南资兴三中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