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胶州网聊天室

2019年04月17日 15:49

  什么是语文?这是个缠人的话题。五四新文化运动以降,才有现代意义的语文。清末废科举,兴学堂,虽然设置了国文科,但课本却全是文言文,没有语体文;而旧私塾与新学堂并行,私塾念的是四书五经,古文观止等,还有千家诗,幼学琼林什么的。教学上,只要求熟读成诵,很少讲解,不讲究方法,不重视学以致用。其成败得失,这里不去管它。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赏读]

    加上修改民族成分获得加分资格,对一个身在招生办、掌握着权力的人来说不算什么难事,甚至算得上是举手之劳,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能利用权力之手唾手可得、轻易获致的加分为何不要呢?能利用权力获得资源是一种可炫耀的身份,依赖权力获得资源可以少付出许多努力,加上权力的多重保险给人的心理抚慰和精神按摩作用,有好处就不能落下,所以当权力能让我们轻易获得某种东西的时候,我们会尽可能地选择通过权力的途径去获取,而不信任自己的能力和努力。于是,一个实际上并不需要依赖加分的人,习惯性地选择了依附权力拐杖。父辈凭着自己的生存经验,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替后代安排了权力通道,没想到父辈的权力世故反而害了孩子。

    前几天,《蜡笔小新》的作者、日本漫画家臼井仪人登山遇难,很多国人表达了深切的怀念之情。《蜡笔小新》之所以在很多成年人中引起强烈共鸣,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从小的教育充满了说教和灌输,要求孩子成为既定秩序和权威的遵守者,我们缺乏培养其个性的试验精神。而《蜡笔小新》正是反抗这些东西的,小新这个口无遮拦、行事无所顾忌的个性小孩的形象,引发众多国人的喜爱,小时候被压抑的人性在动画片中得到了表达与释放。

    我在拿到此文之后,也直言不讳地道出了自己的看法,而且得到了多数同行老师的认可。对这篇文章,我最多给它35分,因为在我看来,它并不是一篇真正优质的文化作文,而是一篇堆砌古人事迹、滥引古诗名句、写法程式八股、没有真情实感、脱离现实生活、缺失时代元素的劣质文化作文(即“套话作文”)。我还负责任地告诉同行老师:“如果在考场上专写这种文化作文,前些年也许能获利,今后则有可能吃大亏,因为不少阅卷老师已经开始反感这种套话作文了。”我也建议同行老师,将此文作为反面样卷给学生讲一讲,让他们以后别再写这种类型的作文了。

    由南京军区某集团军炮兵旅组成的重型反坦克导弹方队,昂首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

    我的疑问:学会了游泳又如何?

    其实,创新并不难,难的是我们认为它很难,离我们很远。创新能力并非与生俱来,没有谁一出生就是大发明家。在我看来,创新能力来自好奇心与探索欲望,很多创新只是“多走了一步”,是建立在原来事物上的创新。这就要求我们去接触身边的事物,了解它们,寻找它们的不足之处,敢于对它们提出质疑,不要墨守成规。

    朱清时:温总理最早提起钱先生对中国教育的这个忧虑,其实是2006年在中南海召开的教育座谈会上,这个会议我也参加了。

    民为贵,人为本,大灾面前,灾情就是动员令和集结令。从国家领导人到各地各部门再到每一个普通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青海玉树,都在以各自的行动去呵护每一个受到强震伤害的生命。中国大地上,再次涌动着爱的洪流。

    有人说,那是因为触动了名校招生这根国人最为敏感的神经。那么,不妨再追问一句:为什么这根神经如此敏感?

    语文教材可能在三门主课中较受冷落,学生们更加重视解题训练而忽视了对教材篇目的品读和领会。针对这一情况,近几年的高考加强了课内篇目阅读理解的考察,同学们应给予足够的重视。右上表是近两年高考语文上海卷“教考结合”试题的相关情况。

    那次著名的“鸿门宴”,项羽因为优柔寡断而放虎归山,痛失良机!这样的机会一旦失去再也不会有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感恩是一种处世哲学,也是生活中的大智慧。一个智慧的人,不应该为自己没有的斤斤计较,也不应该一味索取和使自己的私欲膨胀。学会感恩,为自己已有的而感恩,感谢生活给你的赠予。

    政府规定执行不力

    最近,余光中先生鉴于台湾学生的中文能力每况愈下的实际,为维护年青一代的文化继承权,在解放日报报业集团的文化讲坛上急切呼吁:“现在的媒体跟过去不一样,读者都变成了观众和听众,但是读者和观众毕竟是不同的,读者读一本书是有所参与的,借由文字细细体味文章,只有好好把握了文字才能把文章中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读懂。因此怎样把年轻人拉回来做读者是很重要的。”“把年轻人拉回来做读者”,很难但也很容易。难,是因为电脑与影视科技的优势和诱惑太大了;容易,是因为对于养成了良好读书习惯的年轻人来说,读书之魅惑甚于影像媒体。如此一说,则答案自在其中———引导、培养读书兴趣和习惯,须从孩子抓起。

    我们生活在常识中,常识与我们同行。有时,常识虽易知而难行,有时常识须推陈而出新......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生活中与“常识”有关的经历或你对“常识”的看法。自拟题目,自定写法,不少于800字。

    综合素质评价:随着今年全国10个省份开始课改后的“新”高考,综合素质评价进入更多人的视野。这种“高考成绩+学业水平测试+综合素质评价”的新高考模式是由单一考试向多元评价转变的有益尝试,体现了人才培养和选拔的规律。但是,因为综合素质评价没有标准答案、主观性太强,众多考生和家长对其可行性、客观性表示担忧。正因如此,综合素质评价在大多数省份还处于“空转”阶段,并未与高校招生录取实现硬性挂钩。

    对于我来说,我也不是想咄咄逼人,更不想伤害孩子,但不公平的处决结果,我想伤害的不仅是一个家庭的孩子,或许伤害是更是整整一代人。试问,这样的伤害谁敢负责,教育部长周济敢负责吗?不,他也不敢,因为谁要真的背负伤害一代人教育的罪民,那么他祖宗十八代的阴德都挽救不了他,所以公平处理即使是严厉的结果,但那都是值得的。

    白岩松:

  有好的教师,才有好的教育。教师无疑是实现《纲要》的人力保障,为此,温家宝总理在出席教改座谈时强调“大力倡导教育家办学。充分发挥教育家的办学才能和特长,让那些有终身办学志向的人不受任何名利干扰诱惑,把自己完全献身于教育事业”。在《纲要》的征求意见稿中,为打造教育家创造了条件,从提高教师待遇、制定教师住房优惠政策等方面,提高教师地位待遇。

    (一)能力要求

    17.醉翁亭记欧阳修

    高一提前“隐形分科”

    他就说2001年的纯效益是255万,2003年的纯效益1470万。然而我们在西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档案室所要到的材料,这是泰德压缩机公司的年检报告,2001年亏损148万,2002年亏损307.8万,2003年的,他不是说盈利1470万吗?然而公司怎么说的呢?亏损384万。这一正一负几乎2000万,太胆大了。

    现在是北大,而已。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伴随着基础教育新一轮课程改革,大量从西方移植而来的课程观念、教学观念以一种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一些新的观点与命题挑战着人们的固有思维。具体到中小学语文教学中,传统的师生关系观,文本解读观,教学目标观,价值观,过程观,方法观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型。

    “学术在衰退,还谈什么诺贝尔奖?”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

    他旅居欧洲时知道儿子的教育没有拉丁文,勃然大怒,一定要儿子读西塞罗,不惜自己亲自教。后来杰弗逊起草的“独立宣言”,不仅集启蒙主义之大成,而且也是奠定在深厚的希腊拉丁古典传统之上,包括从荷马史诗中的韵律中获得灵感。“独立宣言”虽然是出自他这样的饱学之士之手,但目的是为了让人在公众场合高声朗读,甚至文本上还特别注上朗读的停顿,与西塞罗的演说一脉相承。这个传统的本质,就是公共精神。怪不得亚当斯强调,读西塞罗能够帮助人成为一个有用、有品德的公民。

    “在现行的基础教育上,有些科目不考,学校就不开这门课,造成了学生的群体性偏科,不利于学生的全面发展。”杨处长的观点得到了参与讨论的学生家长李女士的认可。她说,很多副科或者课外时间都被老师拿来上主课了,孩子根本没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综合素质从何谈起?

    学生看法——

    二、2009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全国卷2

    “你能说孩子内心没有美感吗?内心没有诗意吗?但如果我们不带孩子去体会这些东西,他的内心就是没有。孩子看到的都是高楼大厦,父母间的摩擦,老师的压迫,这样的孩子心理是不会健康的。”

    这一段话就是:“看到西方创造了比日本好得多的文明状况,就把西方的一切都看作是好的,竭力效仿,而把日本的传统一概抛却,不加辨别,实在是‘东施效颦’。现在我们正处于混杂纷乱之中,必须把东方和西方的事物仔细比较一下,信其可信,疑其可疑,取其可取,舍其可舍。虽然疑信取舍得宜并非易事,而我辈学者责无旁贷,不可不以此自勉。我们认为空想不如致学,更须多读报刊,多想事物,平心静气,放开眼界,求真理所在,自然会知何者应信,何者应疑。昨日所信,今日可能生疑;今日所疑,明日也许消释。一般学者不可不奋勉。”福泽谕吉的话,今天对我们仍然富有启发意义。

    “这些公开课是语文课程改革的风向标”,中语会“教师文学修养研究”课题组组长、《语文导报?文学校园》执行总编王世龙在接受采访时说:“语文课面貌的变化从根本上来说,还是源自教学理念的变化。”他介绍说,新课程改革以来,语文教学观念正孕育着深刻的变化。

    朱清时:一开始,我们也想复制少年班的培养模式,但后来发现不太明智。我们只是希望高考改革多一个渠道,而不是非要采取年龄的限制。

    最近有学者议论说,道义的沦陷是最可忧虑的,它将拖累整个社会文明的进程。就“尊师重教”而言,本是中国自古以来的好传统,“文革”时却陷入万劫不复。后来拨乱反正,师道渐渐恢复一些尊严,却又在拜金狂潮中弄得灰头土脸,再次“名不正言不顺”起来。现在,教育部显然已经察觉到正常的秩序(教学的、道德的、逻辑的,等等)的重要性,把学校“育人”的工作加以凸显,设立必要制度加以支持,这当然是好事情。在称庆之余,我还想说的是,“批评”权大概不能只限于班主任,教师当然也不能只限于中小学,因为,教书育人贯穿整个学校教育全过程,尊师重教也是澄清校园风气进而净化社会风气之必需。

    卢老师教龄长,津补贴高。实行绩效工资以后,每个月津贴将被扣掉700多元,由学校统筹安排。而这差不多是他每月房贷的数字。

    在这位担任了十几年中学校长的老教育人的眼中,现在的中小学已成了高考的“雇佣军”,特别是高中简直成了大学的“预备班”:

    美国人牛成啥样啊,今年也不向咱们借钱来了吗?(经济危机,不懂的人一准听不懂!)

    我每年上两个班的语文课,兼任一个班的班主任。除了生小孩那年,都是这个工作量。

    此消息一出,“老师有批评学生的权利”立刻成为媒体和网络的讨论热点,以此为主题的帖子和博客文章很快出现在各个网络空间,各种论点争论相当激烈。记者就这个问题采访了家长、老师和有关教育专家,不少人认为,《规定》以官方文件的形式如此郑重地重申了一条老师天经地义应具有的权利,是现代教育背景下的一个无奈之举,然而,这么一句话,真的能捍卫老师批评学生的权利吗?教育界人士,尤其是老师,对此表示了质疑。

    接下来,相关教育部门应该通过临沂师范学院这次高考招生录取的尝试,从中汲取一些可能造成不公平的主观可能,让相应的制度保障跟进到综合素质评价的前前后后,保证综合评价的公正性,从而让综合素质评价成为高考制度改革的先锋,而不是又一个高考加分的重复。

    自11岁起,鲍鹏山就拥有了一个梦想,那就是成为一名作家。今天,时隔35年,他早已不是一个“作家”可以形容。但是,他说,他的梦还在,不曾变过,他坚信,人的一辈子只能做一件事。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注]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具体而言:在内容上,目标定位精准;在时间上,机会把握精明;在位置上,结构安排精巧;在方法上,手段选择精致;在感受上,配合对位精确。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好教师的能耐体现在“抓住麻筋”,“捏得要害”,“恰到好处”。既有准度,又有速度、力度。好教师应能够着眼于诱导,变“苦学”为“乐学”;着力于引导,变“死学”为“活学”;着重于疏导,变“难学”为“易学”;着手于指导,变“学会”为“会学”。唯其如此,学生才能从“要我学”,变成“我要学”;由“被动学”,变成“主动学”;由“痛苦学”,变成“快乐学”;由“孤独学”,变成“合作学”;由“单一学”,变成“全面学”。唯其如此,教师才能真正由主演变导演,由经验变科研,由现成变生成,由师长变学长,由教者变学者。

Copy right 2013-2016 湖南资兴三中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