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2012年全国高考作文题

2019年04月08日 14:06

    愚公作为中国文化中的一个文化符码,早已有了公认的精神内涵,这是妇孺皆知的事。在郭先生的课堂上,学生却得出诸如愚公阴险、自私等论断。这种以建构为名的文本阅读完全站在传统阅读的对立面,可谓将“误读”发展到匪夷所思的境地。这样来教学文本,确乎是在教“我的文本”“我的语文课程”。然而。所谓“我的”,竟如此背离人们的文化心理,背离文本的本意,其意义何在呢?总之,在郭先生的课堂上。我们看不到学生在读书,在理解,看到的只是脱离文本的空洞解构。

    每个受过教育的人,一定学过语文,但是,也许没有多少人可以准确讲出语文的含义。

    徐江:现在存在的问题,首先是老师的问题。我们总是把它归咎于体制啊,高考啊,这些都不是首要的,首先是目前老师的素质不够,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很多中学老师很讨厌我这种说法。在我看来,不管出什么教材,不管考什么题,老师只要把书教好,孩子们就不用怕怎么考,拿什么教材我都照样教。所以最重要的是老师的本事,老师的素质。我们的老师,目前基本的素质不够。理论素质、思维方式,都不适应我们目前的课程改革。语文就是文章嘛,如果从语文课文的解读这方面来说,我们的老师还属于“惑”的解读,这个字怎么念,字词怎么写,这文章说了什么意思,其实这方面他们的基本素质问题不大。但是从这文章里我们能学到什么,它能给学生什么启发,这方面素质很不够。我们目前的语文老师的讲授达到了什么水平?只能说是一种说明性的语文,或者是说明型的语文。因为语文老师是说明型的老师,所以他的课是说明性的课,或者说是说明型的语文讲解,只是对课文句子意思的串解嘛!所以这种课对孩子基本就没用嘛,特别是白话文,孩子们对文章,虽然不能说百分之百全懂,但百分之八九十都懂,因为都是中国人嘛!老师再重复一遍不就是重复劳动吗?无效教学就在这儿嘛!

    这也是一种_____

    頫 fǔ

    从整体上观察,第二代语文名师的反思集中表现为以语文教育中的“人文精神”来反击新时期以来语文教学中的“科学主义”倾向。20世纪90年代初,上海的陈钟梁先生率先提出语文教育的“人文性”问题。当时还在江西上饶的青年教师程红兵即站在“发展人”的立场上,对魏书生先生提出的“科学化”策略提出质疑。尔后,山东的韩军老师明确提出要“限制科学主义,弘扬人文精神”。当时,对汉语研究中的“人文”呼唤和人文知识分子关于人文精神的“寻思”深刻地影响着第二代语文名师。因此,第二代语文名师是以一种人文忧思的姿态走进人们的视界的。较之程红兵与韩军,四川李镇西的影响首先来自于他那些植根于孩子心灵的教育故事与语文经历。他的《爱心与教育》,特别是流淌其中的思想与真情,极其典型、也极为鲜活地诠释了“师爱”,诠释了教育中的“人文情怀”——那是一种尊重生命、关怀生命的爱之情怀,也是一种播种民主、自由、理想、信念的诗性情怀。李镇西的品格在本质上与程红兵、韩军一样,也是反思的。对于第二代名师的反思性,正如李海林所说:“这种反思集中体现在对现代语文教育中普遍存在的精神专制主义和精神虚无主义的深刻剖析与批判。”

  教科书是国民教育的基础,其编撰是一个社会自我认知的投射,也是这个社会文化主张的表征。

    高考话题作文美句美段分类集锦——成功与挫折篇

    在我们身边,有许多优秀教师和校长,怎样的土壤有利于他们成长为真正的教育家?

    也许,我多虑了。许多学生老早就被教给一个道理:高考试卷上,语文根本拉不开分数。我亲耳听一位非语文学科的老师惟妙惟肖地对学生鼓吹:“学数学和英语等于赚英镑,学物理化学等于赚美元,……而学语文充其量是赚人民币。”语文的地位在某些学校领导的心里也无足轻重。西北某著名中学,近年高考奇迹迭出,暴得大名,其校长面对外省来取经的校长们介绍办学经验时就振振有词道:“考生若要上北大清华等名校,高考语文分数能起作用;如果考一般本科,语文作用不大。”言下之意,多数学生不必在语文上下太多工夫,匀出时间让给数学、英语等更能发挥作用的学科。该校长的办学经验和那位特级教师的高考复习经验,殊途同归,都在干同一件事——谋杀语文。

    解放周末:对于上述种种问题,这些年来教育界也在努力破解。

    有技巧地讲真相

    这样说并不是为过去的科举考试唱赞歌,科举的目的无非是让“天下人才尽入我彀中矣”。现在的中国教育不是要培养“货于帝王家”的书呆子,而是培养大批的公民,因为,现代社会需要的是公民而非臣民,强国富民要靠公民。但依据我多年对中国教育的观察,我认为中国最缺少的不是知识传授,而是人的教育,如何培养合格公民,这可以说是中国教育中的短板,现在应该是补这短板的时候了。

    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优先发展教育,建设人力资源强国。有专家指出,在全世界人口最多的中国,建设人力资源强国,是人类历史上一场伟大的实验,是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关键所在,也是13亿中国人民对全人类进步作出的伟大贡献。

    温家宝总理在雨中考察工作时总是坚持自己打伞的细节,也一直被传为美谈。而总理先后八次赶赴四川地震灾区看望慰问灾民,为受伤群众让路、亲手为灾民炒菜等一幕幕感人至深的场景,更给公众留下无法磨灭的记忆。

    有委员指出,在优质高中教育资源尚未大众化的前提下,仓促取消初中毕业生升学统一考试,情况不一定乐观;还有委员认为,取消中考,理论上是更公平的,但现实中存在着学校、教师在对学生进行综合素质评价中操作的弹性空间较大,极易掺杂人为因素。“综合素质评价”,很可能会变成家长社会资源能力的比拼,“拼爹游戏”会造成新一轮的教育不公。

  温家宝作为一国之总理,令人学习的地方太多了,我就说说如何向他学语文。

    因此,素质教育这个事不是不能为之,但是一定政府下决心,把这个责任下放给教育部门是解决不了的。我曾经听到很多市委书记、市长公开跟教育局长说,我们这个城市升学率上去你就上去,我们这个城市升学率下去你就下去;教育局长自然对各个学校的校长说,升学率上去你就上去,升学率下去你就下去。这怎么行?用单一的GDP指标来搞经济不对,用来搞教育就更不对了。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需要看到的是,举国哀悼机制的出现,是对公民生命的尊重,是对公民价值的认可,同时,它也以强大的推力,迅速在社会生活层面普及了公民社会所对应的生命价值观。那些在灾难中逝去的同胞,享受了国家和人民最高的哀悼礼仪,他们的离世虽然不幸,但享有了尊严。让生命富有尊严,不仅仅体现在生前,也体现在逝后。

    黄玉峰:外语常常考的是本国人都做不出的怪题目,所以不少学生学了十几年还是哑巴英语。数学则一味追求难度,奥数一哄而上,学生不是去体验数学思想,而是做大量习题。苏步青先生的孙女是我的学生,当年我去家访时,苏教授就曾对我说,你应该呼吁,数学的难度要降下来。大数学家竟也认为数学太难,这说明数学教育同样被训练主义折腾得够呛。

    九十年代中期,日本前头组织十几个国家的学生,让给二十一世纪的家庭制作一个娱乐方案,中国选出了北京重点学校的一千三百多名优秀学生参加,结果一、二、三等奖中竟然没有一个学生获得;而在有关日本孩子挫折教育的成果在那次夏令营中的表现,更是给中国的教育上了深刻的一课;一节美术课后,中国的学生拿着自己的作品问老师“画得象不象”,而外国的学生则自豪地问老师“我画德怎么样?”中国学生开展研究性学习,其课题和方案都是老师指定和布置好了的,而美国学生的研究课题却是“老鼠有无决策的能力”、“音乐对植物生长的作用”、“猫究竟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

    1953年5月,毛泽东主席在听取教育部工作汇报时,十分重视教材建设,认为当时的“30个编辑太少了”。他当场指示,补充150名干部来编教材,由中共中央组织部负责选调。

    教育创新不是胡思乱想,而是要从学习中来,学习党的方针政策,提高政策水平,与中央保持一致;学习教育理论,懂得教育规律;学习文化科学,提高自身的素养和品位。有了较高的思想境界,就敢于创新。

    严华银:没有难度支撑的课堂,经常会表现为热闹非凡,学生兴高采烈,教师也常常会自鸣得意。如果有一两个外行的领导和少量所谓的“专家”加入“哄抬”,便更加是一片满座叫好,歌舞升平。可以说,这样的课堂,这样的教学设计和实施,这样一种几乎没有什么“难度”系数的教学,常常多数是低效、无效甚至是负效的。

    南方周末:南方科技大学的性质仍是“深圳市政府全额投资”的官办性质学校,在日后的工作中你如何在“官办性质学校”与“去行政化”找到一个平衡点?

    如果这还是民间版的语言异化,官方版就令人不可等闲视之了。

    4.加强学习上的帮扶力度

    今天,我们降半旗志哀,正是对民众呼声和依法救灾的回应。半降的五星红旗,让我们体悟到了国家对公民尊严的看重,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法治中国的快速崛起。

    我充分相信,只要上下努力,胡锦涛总书记所说的“努力办好让人民群众满意的教育”的目标一定能实现。 (本报记者姜泓冰整理)

    在现存的学校管理中,大部分学校对学生进行管理运用的是行政命令,或利用校长、教师的权威,而很少进行摆事实、讲道理的说服教育,不管学生是否口服心服。更有甚者,有的教育者采用体罚和变相体罚等简单、粗暴的方式对待学生。表面上看,这样做可以收到“立竿见影”之效,使学生规规矩矩,其实学生心理根本不服,只是慑于权威和压力而表面上暂时服从。一旦教师、校长不在场,他们仍然“我行我素”、“为所欲为”。这样“教育”的结果使学生产生“官大一级压死人”或者“谁的拳头大,谁就有理”的观念,并导致人格分裂,形成两面人格。等到他们长大成人,或者投机钻营,以权谋私;或者胆小怕事,畏首畏尾。

    卢志文:国家的新课改从课程开发角度切入,朱永新的新教育实验从“六大行动”入手,每项改革都有其独特的推进方式。杜郎口从改革课堂结构入手,给我们的启发很深。“结构决定性质,性质决定功用”,抓结构就是抓根本。把教育的“底线”和“理想”通过结构化的方式,在课堂中实现。那些来自学校的、学科的、教师的、班级的、同伴的,乃至家庭的“不确定的偶然因素”,有了“确定的必然的”归属。杜郎口至少让我们懂得:最伟大的真理往往是最简朴的,教育也是如此。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富春山居图 元 黄公望 绢本长卷

    在古城荆州,在寒江救人的英雄赵传宇的母校长江大学,又涌现出一个英雄群体。24日,为救两名落水少年,该校10多名大学生手拉手扑进江中营救,两名少年获救,而3名大学生不幸被江水吞没,英勇献身。(10月26日《今日早报》)

    基础教育是国民教育的基础,是人才培养的基础,是国家竞争力的基础。基础教育在规划纲要中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基础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的组成部分,包括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壁,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还有一次,俞敏洪带儿子去野外露营,大家搭着帐篷睡了一夜。结果回到家里儿子在床边也搭了个帐篷,天天钻进去睡。有一天,儿子口里突然蹦出了一个让他特别难忘的问题:“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再睡在星星下面?”

    在失落与迷茫中徘徊,苦苦寻觅无视的母爱。殊不知,十年春秋,母爱的大门,依然继续地敞开着……见证母爱,更是母爱的见证! ——题记

    早在1996年,那场发自语文教育界之外最后波及全国的语文教育大讨论,就已经发出语文教育“误尽天下苍生”的醒世之语。当时,从事语文教育的专业人士普遍判断:教训源于僵化的考试制度。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我们看到高考制度改革虽反复折腾但依然在固有的轨道上滑行,实质性的内部机制仍然无法撼动。在利益驱动下,我们骨子里的功利主义、实用主义已膨胀得没有任何力量可以约束了。有什么样的考试制度,就有什么样的教学行为。如今的语文教学理科化、文本教学习题化,都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子无爹没妈,它是母语考试体式下的怪胎发育。当我们把一篇篇承载着人文理想的文章解读成一个又一个非A即B的“标准化”试题时,当学生最后除了读好大学赚大钱的理想外不可能还有其他的选择时,学生就会直接在课堂上向一位语文教师挑衅地质问:“你讲的这些内容高考考不考?”在几十年高考机制的顽固运作下,考试教育催生下的一届又一届“骄子”中的一部分又变成教师站在了更小的考生面前。这样的教师只会考试,考试教育只能把语文教育变成“死揪”试题的教育。所以,今天的师生除了分数的高低、排名的先后,视野一片茫然。在教育的评价方向上,许多校长明白“只有考好才有位子”;而学校又告诉教师,“只有考好才有奖金和饭碗”;教师则告诉学生,“只有埋头才能出头”;家长告诉孩子,“只有考上好大学才会有好工作”;高校告诉考生,“只有分数才是硬道理”;高考试卷则告诉师生,“这里只能是A不能是B,没有其他的解读”。试问,这样的教育最终会有怎样的结果?为什么基础教育改革进行了许多年,如今仍是步履维艰?为什么素质教育喊了许多年,如今却越喊越不是素质教育?如果尖刻一点,我能否说现行的社会道德水准就是现行考试制度催生的“母语教育之蛋”?如果这个“蛋”是“恶之花”,那我们就不能只强调考试制度存在的必要性和神圣性,还要考虑:什么样的考试制度才是合理、现代、符合民族文化存续和发展原则要求的?

    4.我们用友谊写一本书,一本厚厚的书。在书里:友谊如珍珠,我们共同穿缀,联成一串串璀璨的项链;友谊如彩绸,我们共同剪裁缝制成一件件绚丽的衣衫;友谊如花种,我们共同播撒,培育出一个个五彩的花坛;友谊如油彩,我们共同调色,描绘出一幅幅美丽的图画。

    教育部副部长陈小娅表示:“江苏在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改革发展方面提出了高于全国的目标,教育部将给予大力支持,希望江苏在全国发挥引领作用。”

    高考话题作文美句美段分类集锦——真诚.尊重.宽容篇

    一个被遮蔽的问题,对于文化的传承作用

    国家全面推进素质教育,而一些地方中小学校应试教育却在升级

    当然,对训练的理解要科学,要全面。什么是训练?在教师指导下学生进行的科学的练习,就是训练。像表情朗读,背诵,在课本中直接进行的边评和分析,板演,当堂完成的小习题,有准备的辩论,即兴争论及其评价矫正等。

    “不会涨工资,而且肯定有老师拿不回原来的钱。”原来叽喳的会场,校长此话一出,顿时安静。

   王旭明点评09高考作文:我需要重新学习语文了

    关于汉字与文化,今天就讲到这里。不对的地方,请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末的20多年,教育方针带上一些时髦的字眼,但本质上没变。这无疑是一套限制教育的方针,是不教育的方针,与现代教育理念相违背,甚至是打击和摧残教育的方针。打击和摧残非常明显,到“文革”时期发展到顶峰。其实这是多年一贯的教育思想的必然结果,这中间20多年培养出来的知识分子,基本上是一个模型,一是知识贫乏,缺乏创造力,二是相互内斗,互相扯皮算计。这是当时生存状况的必然结果,个性的人都被淘汰掉了。

Copy right 2013-2016 湖南资兴三中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