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2012年辽宁高考

2019年04月08日 14:06

    笔者认为,随着现代社会节奏越来越快,快速作文的能力显得越来越重要。中国作文教学界需要重新认识“快速作文教学法”的价值。

    杨绍侃 西安交通大学教授:

    “见证是一种经历,也是人生、社会记忆的凝聚。在生命历程中,我们见证了人生的悲喜,社会的变迁;在历史长河中,许多人或事物又成为历史的见证。”这段材料提示我们可以从写现实人生和写社会变迁的角度切入,也可以从历史中人或物的角度切入。也就是说,既可关注现实,又可回顾历史。但一定要写清什么见证了什么,开口要小,越具体越好。比如可以写姓名的变化见证国家社会和人们意识的变化。例如爷爷叫赵发财,父亲叫赵爱国,我叫赵薇娜,联系时代背景,应该能写出好文章,还有村里的小河、树林、老碾、道路等等都能见证家乡的变化与发展,这个题目还有一个命题思路是引导学生关注社会热点,关注国计民生。2008年到2009年至今我们国家发生了许多或悲或喜的大事,这些事不同程度的都成了历史的见证,例如抗震救灾见证了我们国家的凝聚力,奥运会的成功举办见证了我们国力的日渐强盛,金融危机见证了我们综合国力的强大和抵御各种风险的能力。我们这一批学子见证了山东由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的回归等,此外像三鹿奶粉事件,今年流行的网络用语,例如“打酱油的”“做俯卧撑”“我是北京来的”“宅男宅女”等或许都是我们民族心理或意识形态发展的某种见证。总之,从社会热点角度可写的东西应该有很多,但一定要统一在一个主题之下。

    >>浙江试水个性化高考

    就读优质学校机会公平:“小康水平”的教育机会公平

    文章成了高考题,作者自己却不会做,这种尴尬寓示着教育界严重缺乏的自由之精神与独立之人格。其实只要想想这些年的许多高考作文,就不难发现在“主题先行”的指引下,曾经制造出怎样千文一面的蔚为大观了。这种标准化的阅读,培养的当然只能是“分数的囚徒”,而不是独立的思考者。

    在王荣生看来,与课改新目标相匹配的能有效达成新目标的语文知识,“几乎还是一个待开发的荒野”。“没有纳新的血液,旧内容就成为必要,尽管有反思能力的教师真心地斥责那些旧东西;因为生命需要血液维持,因为课堂里总要‘教’点什么。从这个意义上说,除旧是靠纳新来实现的,没有纳新就不可能真正除旧。语文知识的纳新,建设达成新目标的新内容,是语文课程与教学研究当前最为重要也最为迫切的任务。”

    语言,包容才能进步

    今年1月7日,中国政府网上登出的一条消息宣告着一项重大改革的启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启动第一轮公开征求意见工作。这是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第一个教育规划纲要,也是指导未来12年教育改革和发展的纲领性文件。

    大漠穷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

    邹圣兰和阎伟隆两位同学志愿到西藏去做“村官”,温家宝总理对他们既嘉许又勉励:“你们到基层去当村官,而且到西藏去,这确实是了不起的事情,青年们应该向你们学习。但是,你们也要做好吃苦的准备,迎接困难的准备。什么能使你们的心灵永远明亮而不致后悔,就是你们的理想、信念。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人民――这就像一盏明灯,永远在你们心里点燃,而且照亮你前进的方向,不要退缩。”

    [政策背景]到2020年在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战略目标基础上,《规划纲要》又明确了在今后一段时期,总体上保持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招生规模大体相当。第一次提出制订校企合作法规,并纳入国家教育体制重大改革试点范围。

    高校破格录取“最牛作文”考生

    作为北大校友,我深为北大和北大同学在当年王小平事件中的表现而感到自豪。把王小平除名,捍卫了高考作为人们所谓的“中国最公平的游戏规则”的地位。不管高考有多少弊端,至今仍然是个有效的选拔人材方式。而且高考本身在内容和形式上,也都有许多改革的潜力。曾经把王小平除名的北大,如今居然带头推行“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瓦解自己当年所捍卫的制度,这实在让人心寒。

    李灵 心灵放歌

   前不久,来自重庆的一则消息引发不少关注:今年重庆有上万名应届高中生放弃高考。

    给大学更多自主权

    俞敏洪:这是一个改良型纲要,不是革命性纲要,有很多本来就是中国教育应该做,也是已经在做的事情,现在只是用清晰的条文表述了一下。所有的想法在大方向上肯定不会错,尽管还是有一点偏保守,但这么大的一个教育体系的变动,不妨循序渐进。

    1、民族精神淡化

    四 台湾《联合报》记者提问总理有关商签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的问题:您两会之前和网民交流的时候提到说在商签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的时候,考虑到两岸经济规模的差异,还有台湾中小企业以及农民的利益,大陆这边可以让利,那能不能请您向我们透露一下大陆让利的实质内涵是什么?您认为今年6月两岸可以签署ECFA吗?去年您在这里有一段温馨的谈话,您说想到台湾去看一看,如果两岸签了ECFA后对您到台湾走走看看会不会创造更好的条件?

    我认识好几位老革命,也就是当年的延安青年,他们与我们这一代有许多分歧,但其人品与素质,没有、或甚少我们今天忧虑的种种问题。他们都是参与推翻民国的“逆种”,我试图提醒他们:他们的幼年少年接受民国教育,而民国推行的所谓“礼、义、仁、智、信”教育,大致传递着古典教育传统。即便是民国年间最激进的新青年、颠覆者与叛逆者,也在人格中深深浸染着传统教育及其价值观——试想,辛亥烈士“五四”健将、共产主义运动的英雄,还有昔日北大、清华、西南联大的才子们,凭我们今日的教育制度与价值观,出得来么?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7日说,我确实对教师很有感情。我认为学校要办好,还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学校必须以教育为中心,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合格人才。

    从日本“教育立国”的经验可以看到,日本长期把“教育改革”置于基础性的重要地位,近百年以来一直在不断进行以培养所需人才为目的、与时俱进的教育改革(从“教育先行”到“面向实践需要”,再到“培养独创性科技人才”),并使之成为其他各项改革取得成果的前提和基础,作为引导日本经济走向强盛的根本途径和长期任务。这些经验和做法,应该是我们可以和应当汲取的。

    17.醉翁亭记欧阳修

    42.游山西村(陆游)

    构建能有效达成新目标的语文知识是当前最迫切的任务

    要达到这个目标,还有一个重点,就是要强调第一线教师的作用。这些年比较强调学生主体,是针对过去的弊病提出的,但忽视学生主体性的发挥,至今也还是一个问题。有的地方却走到另一个极端:忽略了教师的作用,或者对教师的作用与学生的主体性发生了一些误解。当然,我要说的是,中国的语文改革发展到现在,它的关键在第一线教师,即第一线教师的积极性、主动性与他们的素质。广东一个教师给我写信说,现在第一线教师是“沉默的大多数”,他们还没有话语权。就是说,第一线教师要解决生存权,还有他们的话语权力。生存权的问题和话语权的匮缺,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呢,就是怎么样把第一线教师,把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更重要的是,第一线教师迫切需要具体的帮助。你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你的理论是具有可操作性的,是可以解决具体的、实际的教学问题的,不像我更偏重于理念,具有太浓厚的理想色彩。但我仍然是关注教学的实际状况的,我跟很多第一线老师通气,反复讲一点:教育改革的成败,取决于第一线的教师,而我们这些大学教授,实际上做的是服务性的工作。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说明教育是有规律的。因此,办一所学校,尤其办一所好的学校要有一定的历史积淀,要有一个好的、雄厚的师资队伍,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成的。

    是国际惯例还是制度例外

    解放周末:近几年的教改中还有一项新事物叫“研究性课程”,很受关注,您怎么看?

    在日前举办的“中文危机与当代社会”研讨会上,专家指出当下汉语使用混乱已由局部蔓延到整体。汉语正面临着一场深刻的危机。

    10.次北固山下(王湾)

    谈论这个议题,我认为应当强调三个词:平等、质量、区别。

    我们大家都看到,教育部近些年推出了许许多多的教育工程,教育工程就是计划,教育工程越多,教育计划性越强,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思维在教育战线上的表现。如果说我们经济体制转轨了,可是我们的教育体制依然还停留在集权制的体制。大一统的体制与大学独立自治是对立的。

    不过,痛与恨也好,心愿都一样,希望春运的枝头诗意闹,多一点温暖轻松,少一点混乱悲情。铁路部门挨板砖多,无非是运力大,被寄托的希望大,一举一动有关观瞻而已。

    我觉得只要不突破道德底线,可以容忍。我也曾多年担任高考作文阅卷复查工作,也曾为这方面的某些情况和一些老师产生分歧。我们是不是应当把学生的观点表达放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考察?是不是也该把一次作文评分当作对教师自身情感态度价值观的考验?考的是运用母语写作的能力,不是政治表态。学生在平时作文和的随笔中,涉及敏感问题,比如有学生抨击贪污腐败、社会不公、野蛮拆迁,对国庆阅兵、奥运会耗资巨大质疑,你是不是要禁止他写?我不主张禁止。他们是学生。我主张应当培养并保护学生对问题独立思考的公民意识,尊重学生的表达权利;独立思考对他的成长,对社会的发展是有价值的。但我会跟学生面谈,提醒他考试作文时要慎重,因为改你试卷的肯定不是我。或许这样做客观上就成了教学生作假,培养双重人格,但我们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因为体制文化就是这样。我希望大家尽可能地容忍这样的学生,因为教育是为了文明进步,现在也不该是以言治罪的旧时代。换个角度看,这是考场作文,作者是不是也拥有“不公开”的权利?高考阅卷点是不是也有不公开学生作文的义务?我多年来作文讲评时总会问学生“我可以读你的作文吗”,有人视为笑话,但我这样做,学生有可能在作文时少说假话,因为他有安全感。我建议对你所说的这类作文用这样一种评分原则,就是:“不上报(我们是专业教师,不应把难题推给上级主管部门),不见报,不印发,不宣传,依据评分标准,正常评分”。因为这样的学生往往都是很有思想的(我在多年的高考阅卷工作中偶尔见过语言粗鄙低俗,缺乏文明教养之作,如果是“挑战意识形态”的,也至多是些极左狂热之作),如果在十八岁的高中生面前张起文网,不像个文明国家该做的事,再说所谓的“主流价值观”也未必全正确,这一点我们只要回看几十年前的事就比较清楚了。

    采访中,学校一直没有正面回答记者对于经济效益的疑问。值得一提的是,获奖的技术成果都曾经由相关部门组织专家进行鉴定,并取得科技成果鉴定证书。那么鉴定程序是怎样的呢?我们采访了一位当时参与鉴定的专家,应当事人要求,我们对图象和声音做了处理。

    中国网 时间: 2010-02-02

    温总理原音重现——

    一、2009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全国卷I

    四是推进高等学校管理体制和招生制度改革。进一步落实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鼓励高等学校适应就业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调整专业和课程设置,推动高等学校人才培养、科技创新和学术发展紧密结合,激励教师专注于教育,努力建设有特色、高水平大学。创建若干一流大学,培养杰出人才。中央财政要加大对中西部高等教育发展的支持。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再也不能“口头重视,行动轻视”了

    一是任何一种语言的学习都以语言实践为决定性因素,语法则是一种辅助手段,尤其是母语学习,从来就没有也不会首先学语法的。

    王:“熟读成诵”是中国语文教学的优良传统,而传统正是活在当下的历史,它经过时间的检验。朗读一直是学习语文最有效的方式,它在语文教学中是任何多媒体教学或是分组讨论不能取代的。而且我们要提倡大声读,让学生的口、眼、耳、大脑、心灵,多种感官参与其中,这对于小学阶段以下的孩子尤为重要,因为他们在朗读的过程中,不仅是在不断地调整自身粗糙的语感,同时也满足了自我表达的“口欲”。而到了初、高中阶段,学生可以转为默读,因为默读有利于思考。

    (六)加强训练,规范写作

    截止昨日,个人博客的累积访问量已经达到56万次,每天点击量上千次。

    广西合浦男子砍死8岁小学生:

     一辞“国学大师”

    “真正的大师是王国维、陈寅恪、吴宓,我算什么大师?我生得晚,不能望大师们的项背,不过是个杂家,一个杂牌军而已,不过生得晚些,活的时间长些罢了。我写的那些东西,除了部分在学术上有一定分量,小品、散文不过是小儿科,哪里称得上什么‘家’?” 季羡林说。在“大师”汹涌的年代,这种清晰的自省弥足珍贵。

Copy right 2013-2016 湖南资兴三中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