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关晓彤室友

2019年04月02日 23:23

    我们不能以高考成绩论英雄,不能以上清华、北大为标准,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否定高考成绩本身的重要意义,它至少是衡量一个学校教学质量与水平的重要指标吧。

    首先,中国学生从小学开始整天忙于各种考试、竞赛、课外辅导班,应试的压力使得学生没有时间发现、培养和发展自己的真正兴趣,这加剧了学生个人兴趣、能力与专业契合的不确定性。

    孩子、教师、校长成长的过程性特点告诉我们,对于教育的任何急功近利的意识、言行都是不适宜的,否则就会无可避免地剥夺孩子的快乐、损害孩子的健康,进而制造家庭的不幸、阻滞社会的进步、影响国家的发展、延迟民族的振兴。因此,对于教育,我们必须要有耐心。

    浙江省教育考试院统计显示,今年共有52所院校参与“三位一体”招生试点,比去年增加15所;计划招生5200余名,增幅达46%。除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继续参加外,复旦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知名高校也首次加入。

    首先,政府应该运用“有形之手”,均衡不同区域、城乡之间的教育资源配置,最大限度地实现“无差别教育”。这就需要以国家的名义与实力,向偏远贫穷落后地区加大资金投放,重点培育和输送师资力量。只有教育起点公平,才能消除高考制度中的“众口难调”与争论。虽然,这项教育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这种理念应该形成,基础性的规划与工作应及早提上议程。毕竟,助一地之学,就是助一地之经济社会的发展。

    作为北大、清华两所高校自主招生中的“重头戏”,北大“博雅人才培养计划”和清华“领军人才选拔”受到社会广泛关注。两项计划均强调向农村地区倾斜。“博雅计划”取消了推荐学校限制和推荐名额,扩大了选拔范围,学生自愿报名,由北京大学本科招生专家委员会组织专家对申请材料进行评审。该计划还强调全方位、全过程招生,并且将招生融入了人才培养的完整体系,对通过该计划招收的学生,采取优先推荐进入国家“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和优先推荐参加赴海外知名大学交流交换项目等措施。

    逐步实现从“不能择”到“不必择” 

    第二个故事更具戏剧性。这回是国内顶尖大学的经济史博士生,到耶鲁来访问一年。我原以为他对经济史这么投入,正好也可以协助我收集史料、研究一些经济史话题。到耶鲁后,他无比兴奋:要选修15门耶鲁戏剧学院的表演课程!耶鲁戏剧学院是世界一流,机会难得可以理解,只是我们没有学生会一个学期选5、6门以上课程。看到他对表演这么有激情,知道他实际上对经济史和经济学没太多热情,所以,我没有阻止他去戏剧学院上课。

    对这位98岁离去的老人,国人印象深刻的有两件事。一是他的惊险归国,美国海军次长金布尔称他抵得上5个师兵力,“宁可把他击毙在美国也不能让他离开”。事实上,钱学森远胜5个师。一个积贫积弱的农业大国,连火柴、铁钉、肥皂都因仰仗进口而被称“洋火”、“洋钉”、“洋胰子”,就在以他为代表的众多科学家智慧之光照耀下,捧出了“两弹一星”,让世界震惊。

  我们有幸生活在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人类从未像现在这样既拥有巨大机遇,同时也面对着严峻挑战。一方面,飞速发展的科学技术造福大众,改善了医疗服务,提高了生活水平,加速了信息交流。另一方面,人类依然被战争和灾难的阴影所笼罩——核扩散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泛滥,生态环境的恶化,国家和文明之间的冲突威胁着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人类还远没有摆脱仇恨、贪婪、自私、种族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梦魇。

    现在除了团里的演出,雷晓静平时也利用空闲自己办班。“没办法,生存最重要。”但是,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雷晓静还是很幸福的。

    [袁贵仁]:

    为了提高人文素养,学生一定要积累背诵一些中国古代的诗文。积累是会有负担的,但这个负担对于学生来说是很有必要。我教学四十年,深知拼命做习题与提高语文水平无关;而大量的阅读、背诵,大量地积累,语文水平便自然提高了。韩愈云:“无望其速成,无诱于势利。”表面上是增加负担,其实恰恰是提高语文水平地最有效最便捷的途径。关键是要讲效率,凡有效率的做法才是可取的。

    当然,不合格教师退出之后,不能简单地推向社会,应该通过培训转岗、离职,尽可能降低改革的风险。对转岗教师而言,离开不适合的岗位,换一种人生,也未必是坏事,还有可能是新机遇。总之,队伍流动起来,这个队伍才有生机和活力。

    在如何形成最终的综合素质档案方面,王殿军建议,尽可能充分利用信息化的技术手段,形成完整的原始档案。为便于高校参考,学校可以对记录的内容进行分类,按照不同模块、类型、维度进行编码,并建立自动生成统计报表的功能,以方便高校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检索、统计、分析、比较和参考使用。

    因此,考生高考权利之所以游离在制度之外,并不能责怪家长耍“小聪明”,不公平的教育体制、招生体制才是问题的根源。由于多种原因,各地高等教育资源配置不平衡。生源数量与高等教育资源不对称的情况客观存在。这就需要有关部门做好宏观调控,公平分配资源。但事实上,现在高等教育资源分配并不能体现公平。由于招生体制画地为牢,许多全国综合性大学越来越地方化,在办学所在地的招生比例高居不下,高等教育资源稀少地方的学生很难挤进高等教育资源丰厚的地方。

    发言,如同鸟鸣花放,应当顺其自然。一旦被鼓动,甚至上升到“义务”,就会出问题。作家莫言在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说辞中,讲述了一个故事: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学校组织参观的一个苦难展览中,莫言和同学们在老师的引领下放声大哭。为了能让老师看到他的表现,他舍不得擦去脸上的泪水,他还看到有几位同学悄悄地将唾沫抹到脸上冒充泪水。但有一位同学却没有哭,对此也不加掩饰。事后,莫言向老师报告了这位同学的行为,为此,学校给了这位同学一个警告处分。多年之后,莫言因自己的告密向老师忏悔,老师告诉他,那天来汇报此事的,共有十几位同学。那位被揭发的同学早已去世,莫言的忏悔并不能带来内心的解脱,他由此悟出一个道理: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

    作为教师角色的家长,在面对这样的孩子要注意一些策略:不能对照太多,否则会让自己的孩子产生自卑心理或反抗心理。可以让那些优秀的孩子到家里去玩或跟自己的孩子交朋友,潜移默化的影响自己的孩子,而明显的好赖的对照对孩子的成长是不利的。正如教育家孔子所言:“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还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第三篇

    老师想法

    但在我们的课本和课程里,似乎从来不缺传统文化。我们读古文,既是学习欣赏文言文和古典文学,也是学习传统文化。“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明德格物,立己达人”、“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我们对这些古代名言都耳熟能详。

    不发达地区学校,真的是没有办学资源吗?从师资、实验器材、图书资料、学校周边的社会环境来看,确实如此,但是,这些并不是办学资源的全部。如果学校创造机会让学生参与学校管理,难道不能培养学生的团队协作能力、人际交往能力和领导能力?如果学校给学生参与教学的机会,不是可以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和思维能力吗?如果学校给学生自主开展校园活动的空间,不是可以丰富学校的教学内容吗?

    美国教育家华特说:语文的外延和生活的外延相等。我坚持了这个大语文的原则。归真返璞,用传统的语文教学方法,不断拓开语文学习的天地。

    某一天,再一次面对这句熟视无睹的话,我恍然醒悟,这句话说的应该是:我们的目标是追求卓越,而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弘扬诚勇!

    “我不认为大学的文学教育能直接培养作家,因为这不可能是一个定制式的培养。”在介绍这次研讨会的初衷时,张清华首先解释道,现在的学生大部分只懂得一些文学方面的知识,但是却缺少文学写作的技能。

    游兰亭

    人类社会几千年来经历过多次重大的环境、工具的变革,每一次新工具的发明对人类发展都是影响巨大且关键性的,对教育的影响也是十分巨大的,而教育作为一个行业或专业,它的连续性始终保持着,而且有着较为严密的组织结构,外在环境和各种因素的影响就如同给一株千年古树施肥,依据树的性能、需求和机理去施肥,就能让它枯木逢春,这就是“教育+互联网”理路;以相反的方式,“互联网+教育”,以一张网的方式把这株古树罩住,或用堆土的方式把它掩埋,就可能把它闷死,或是罩住或掩埋了很长时间,两者之间也未发生实质性关系。互联网这一新工具的影响只是比历次更为迅速普及,作为一种工具来说与前几次没有本质的差异。

    在宏观的教育设计中,“让学生读整本书是被倡导的”,有的课程标准中还会列出书目。不过,在教育一线实践30多年的曹勇军深感,“纸上的东西落实起来很困难,并且这些要求没有配套措施”。

    对于所有经历过高考的人——曾经的我们、现在的他们,以及未来的孩子们,高考都将是青春的记忆,成长的历练。你不一定喜欢高考,可就像生活中许许多多让人讨厌却不得不经历的事情一样,它教会你为着一个目标全力以赴,教会你忍耐、承受压力,教会你坚持不放弃,教会你选择和取舍……

    我们如果到美国、加拿大华人聚集的城市看看,到那些著名的公办学校周围看看,主要是谁在买学区房,谁在推高学区房的价格。再看看旧金山公办学校周边遍布的辅导班,我们就明白,择校与文化的关系是多么重要:中国人到美国也在疯狂择校,不仅是在中国。这恐怕是我们在治理择校时首先要考虑的一个现实因素,也是最大的困难。

    文化不是时代蛋糕上的酥皮,不是太平盛世的装饰物。它不仅汇聚着一个民族的知识与智慧,更承载着民族的精神信念和积极的时代价值观。文化是时代的正能量和“精气神”,是一个民族自信心、凝聚力和理想精神的来源。然而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我们的文化领域出现了一种浮躁奢华的不良倾向。功利拜金、铺张浪费,形式夸张、思想贫乏,娱乐至上、缺少担当,是这种浮华文化的典型表现。

    事实上,在改革方案出台前,许多高校已经开始试点,不为高考成绩论的招生方式在浙江大学今年通过所谓三位一体的招生模式的人数,已经达到100人,浙江大学本科生院,常务副院长陆国栋介绍,通过这种方式招收的学生数量,在未来或将达到1500人,占新生数量的四分之一。

    备受瞩目的2014“寻找最美乡村教师”大型公益活动颁奖典礼已录制完成,将于9月10日晚20:01在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20:04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综合高清频道播出。

    据悉,获得市级三好学生证书的应届初三学生,参加招生文化课考试后,可以直升本校高中。凡选择直升本校高中的市级三好学生,须将本校高中的普通班专业填报在统一招生第一志愿第一专业栏内,不能再填报其他志愿。

    另据悉,五大“艺术”附中(中央美院附中、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和北京舞蹈学院附中、中国戏曲学院附中)将增加对本市户籍考生的招生计划,为本市培养更多的艺术人才。

    今年多省的材料作文题,并没有和时代结合太紧,有人觉得是“败笔”,笔者不以为然,语文作文不是时政题,也不是科技题、历史题,而是注重学生思想和表达的考题,因此,不与时代结合紧密,而是一些具有哲思性的题目,这会是今后材料作文的一大趋势。今年的材料作文就具有这一趋势。比如,浙江的材料作文题,谈文章和人品——古人说:“言为心声,文如其人”。性情偏急则为文急促,品性澄淡,则下笔悠远,这意味着作品的格调趣味与作者的人品应该是一致的。金代元问好<论诗绝句>却认为“心画心声总失真,文章宁复见为人”艺术家笔下的文雅不能证明其为人的脱俗。不失为一则很好的材料。

    雷庆表示,分数调整对于考试公平性的影响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肯定会有一些学生在英语考试方面花了很多工夫,调整以后这部分学生就会受到一定影响。但这种改革实际会对所有学生提高英语能力产生帮助,从这个角度说,所有学生也是改革的受益者。学习英语短期是为了考试,但毕竟还有更长远的要求,就是学以致用。

    克服老龄化、职业倦怠——她让农村教师“活”起来

    高职院校考试招生与普通高校相对分开,实行“文化素质+职业技能”评价方式。学生也可参加统一高考进入高职院校。2015年通过分类考试录取的学生占高职院校招生总数的一半左右,2017年成为主渠道。

    北京的新一轮教育改革方案,针对的问题都是社会上反响比较强烈、众多家长深受其害、专业人士批评比较多的。比如通过改变招生计划、方式等,促进减负、促进生源均衡;比如通过调整英语考试分值和结构,改变目前基础教育中英语学习甚至重于中国语言学习的实际局面。

    “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宁可正而不足,不可邪而有余”……

    当北青报记者问起节后的自招辅导班安排时,一位培训机构的咨询人员表示仅有2月下旬这期的辅导课程,“2月23日-28日知春路校区的数学班目前报名人数只有一人,物理班还没人报。如果开课前一周招不齐大班的人,会提前通知学员改成小班。”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该课程原定计划招生35人,每天授课4小时,一共6次,共收费1780元。如果学员选1对1或1对3的培训方式,价位更高。

    这几年,从中央到地方都无比重视的职业教育,在家长和孩子眼中,仍然是块不愿意啃的硬饽饽。上职校的孩子就一定没出息吗?职业教育怎样才能真正做出成绩?做出美誉?

    实际上,在高校的招生录取中,综合素质评价已经在使用了,尤其是在自主招生时。北京大学招生办主任王亚章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北京大学之前实际上已经将考生成长材料作为重要依据纳入到综合评价体系中,这次改革将进一步提高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权威性、科学性和公信力,综合素质材料也更加规范和客观。

    海南省也宣布从2017年起,海南省将本科第一批和本科第二批合并录取。从2020年起,海南省录取批次仅设本科批次和专科批次。从2017年秋季入学的高一新生开始,海南的高考将由统一高考的语文、数学、外语3个科目成绩(不分文理,每科原始分满分150分,以转换后的标准分呈现考生成绩)和学生自选的3门高中学业水平等级性考试成绩(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每门卷面满分100分)的标准分合成之后的标准分,作为高校录取总成绩。

    英国:政府免费给孩子送“书包”

    诸位都是高材生、是精英。我60年代曾报考复旦,名落孙山。你们都是优秀的人才,如果你们能进入到基础教育,如果你们能担当起来,一步一步,一代一代的改,我想也许我们的教育还是有希望的。

    囿于高考在当下之于整个社会的重要性,高考期间无论是相关部门,还是企业、个人,为考生营造一个良好的考试环境无疑是必要的。但不特殊对待送考车辆与为高考服务并不矛盾,而是一种多方权衡下的理性回归。

    按照浙江高考改革方案,统一高考不再分文理,实行统一高考与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相结合、必考与选考相结合。其中,必考科目为语、数、外,选考科目由考生在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技术7门中自选3门。据了解,拟在浙江招生的全国1368所高校公布了各自的选考科目范围,涵盖2.37万余个专业(类)。其中,54%的专业不设选考科目。考生选考任何3门,至少可以报考约66%的专业(类)。统计显示,考生选考物理即可报考(包括高校设限选考科目为物理或没设限选考科目)的专业(类)达91%,化学达83.5%,生物达68.8%,政治达59.7%,历史达62.8%,地理达60.9%,技术达70.6%。

    或者,有识之士不妨做一个实验:在一个地区,招收本地区最低分数线的学生到本地区最好中学里编一个班,再招收达到本地区重点中学分数线的学生到一般中学里设立一个班。然后看看各自怎么教、教的效果如何,或许能够得出一些引发思考的结论。说说而已,谁会去自讨麻烦?不管怎样,一个明摆着的事实是:一所非重点学校所面临的困难真的是多得多,所承担的责任真的是沉得多;而这样的学校的老师对最难教的学生所付出的心血真的是多得多,所经历的困惑与苦恼真的是重得多。然而,这样的学校和教师所能得到的社会地位和价值认可度却很低,所能得到的待遇则只有用教育的良知去估价了。

Copy right 2013-2016 湖南资兴三中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