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九下语文作业本

2019年04月17日 15:48

    一、为谁而学:美国教育告诉学生学习是自己的事,让学生自己去想,想学什么东西,因而学生一般学得主动、灵活、高兴。而中国的教育总是要事先给学生做出细致繁琐的各种规定,该学什么,学多少,什么时候学,该怎么学等等,中国的学生视学习为功利,因而习惯于应付,学习是家长、老师的事情,是为升官发财找工作而学,学得被动、教条、无奈。

    第二,教师假设:如果再给智叟一次机会,他该如何说?学生纷纷代表“智叟”向愚公问话。于是,什么稀奇古怪的“责难”与“质疑”都来了:如你能保证你的子子孙孙全都是男的吗?移山可能是你本人的行为,你的子孙可能会有自己的抱负,不愿参加移山活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如我亲见你们搬走了山,我才相信;不要忘记了地球在不断进行造山运动;山并不是你自己移走的,没有什么了不起;老话说靠山吃山,如果你移走了山,是掠夺性开发……

    第一,理解《愚公移山》的寓意。郭先生让学生朗读“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其志也”“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等三个句子,再引导他们从“人数、外援、结局”等方面比较“愚公移山”这则寓言与“夸父逐日”“精卫填海”的共同点。在我看来,此时即引入其他文本作比较,固然体现教师的课程意识,体现教材的互文性与教学的开放性,但毕竟属于抛开教材而进行的简单而肤浅的比较,并没有真正将学生对寓意的理解引向深入。这种主题理解因脱离具体的语言品味而浮于浅表。比较而言,钱先生是在学生有了充分的文本细读的基础上,让他们扣紧文本来辩论“愚公笨不笨”的问题,学生对愚公精神之内涵的理解显得水到渠成。

    点评编辑:《创新作文》范立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中国教师报:语文是我国中小学最重要的基础科目。一个世纪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小学语文教学进行了多次改革,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同时,当前语文教学中仍然存在许多不容回避的问题,依然没有改变叶圣陶先生30多年前指出的“少、慢、差、费”的状况。您认为主要原因到底在哪里?

    “感恩”是一种对恩惠心存感激的表示,是每一位不忘他人恩情的人萦绕心间的情感。学会感恩,是为了擦亮蒙尘的心灵而不致麻木,学会感恩,是为了将无以为报的点滴付出永铭于心。譬如感恩于为我们的成长付出毕生心血的父母双亲。

    “我认为:语言、计算机就是工具。中国的外语教授讲英语还不如美国卖菜的农民!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日本博士、德国教授说不出英语的多得是!我们怎么能说一个人不会说英语就是文盲呢?语言就是一个工具!你没有那个环境,他怎么能讲这个语言呢?......如果我是教育部,我要改革二件事:

    当几名大学生跳入江中救人时,江边其余大学生手拉手结成人梯,接应被救上来的人,并准备去拉水中的另一名少年。处在人梯前面的本是女同学姜梦淋和孔璇。19岁的男生何东旭冲到人梯最前面,拉着女同学的手,尽力站在水中将身体往前探,想抓住那名落水少年。不料,一脚踏过河底的陡坎,何东旭一下子滑落到深水中,他身后的姜梦淋和孔璇也被带落到水里。

    重视“过程”的作文教学流派是对“熏陶模式”、“模仿模式”的超越,它形成了以“过程为中心”的训练模式,是对“文体中心”作文教学思想的反思,为新课程改革提出“淡化文体,重视过程”开了先声。

    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

    启示2:校长要善于发现人才,大胆启用人才。多看到手下“将士”的优点,用人之长,容人之短,不以个人好恶判断人才。校长的宽容大度,不意气用事,是吸引人才,团结人才的关键。天下哪有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人呢?当我们慨叹人才短缺的时候,能否学学刘邦呢?

    从来源看,“第X季”作为外来的词语形式,显然是运用了“义项吸收”的方式。所谓义项吸收,就是说汉语有和另一种语言相对应的形式,有一个义项是对应的,而另一个义项汉语中不存在,于是汉语就吸收该语言的另一个义项。比如,汉语有“干”和英语dry相对应,二者表示“干燥”意义时是对应的,但dry还有“不甜的、无果味的”意思,汉语本来没有这一义项,就吸收英语的这一义项,于是有了“干白、干红、干啤”这样的用法。英语season除了有和汉语相对应的“季节”意义外,还有“文娱、体育等活动的一段时期”的意义,汉语也吸收了英语的这一义项,出现了“赛季、乐季、演季、播季”等一批词语,“第X季”也是其中之一。“第X季”是通过义项吸收的方式走进汉语的,它和“干、门”等一道成为汉语用新方式吸收外来词语的范例。“第X季”在汉语中刚一出现,就表现出非常活跃和迅猛的发展势头,它必将在汉语中稳固存在下去。

    孙招振:在这种情况下,首先得解决如何让他贫乏的思想和感觉变得丰富,如何在有限的目的性指导下去观察、去体味、去限定、去拓展,然后才能让他贴近自己,亲切地表达自己,一句话,你首先得让他开窍。至于对那些头绪过分杂乱的学生,则同样用有限的目的性去帮助他梳理出一个线索来,鼓励他把线索以外的一切勇敢地割爱。以上所述,还是层次较浅的,光有了这些,文章的某些部分,一些段落、句子可能写得很精彩,甚至语言闪光,但是文章的各部分却可能是不统一的,文章的思路可能徘徊不前,或者中道转移,发生混乱。要大大提高水平,还必须让学生在文章的进展过程中控制住自己的思路。记叙文写到两件事、几个人,就要把这些人和事组织到一个主题、一条思路上去。如果两件事都写得不错,但却互不关联,或者联系是薄弱的、外在的,那这样的文章仍然有根本性的缺陷。文章的思路一贯,主题统一,才能把许多场而、细节、人物、故事统一起来,这叫做金线穿珍珠,每一件事、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细节才能发光。如果不是这样,而是思路混乱,事件、场面、人物、故事彼此若即若离,甚至互相矛盾,哪怕局部事件、场景、故事再动人,也是铁丝挂尿布,每一件事都会失去光彩。

    3.“新鲜味”。表现在以下方面。一是试题在选文上的“新”。文言文阅读选文,选择了唐宋八大家之一王安石的散文《慈溪县学记》,突破了往年只选记人叙事的史传体的传统模式;第二卷现代文阅读选文,选择的是英国作家凯?杰罗姆的小说《想象》,突破了现代文阅读只选散文的固定格式。这些选文,虽然“新”,但均属于考纲规定的范围。二是考查的重点的“新”。文言文阅读考查的重点“新”在第10题,往年考查的重点是对记叙文“六要素”的准确把握,今年考查的重点是夹叙夹议,在“议”中对古代兴教办学,育人选官等教育与政治制度的观点准确把握。第二卷现代文阅读考查的重点“新”在第14至17小题这四个题,往年考查的重点是对散文的“景物、情理、布局谋篇、方法技巧”的把握,今年考查的重点是对小说“人物形象、情节结构、细节描写、小说主旨”的准确把握。

    甦 sū

    今天弹出的要求三评的试卷比昨天更多了。这些文章确实是相对比较难评的,其中多为立意与“常识”貌合神离或藕断丝连的文章。上午评到一篇三评文章,题目是“生命的常识”,文章以四川5.12地震为背景,以废墟中伸出来的一双手为材料,突出了“珍惜生命,热爱生命,自信自强,奋斗拼搏,这是生命的常识”的主题。应该说,文章的内容是符合题意的。考生的感情真挚,文笔流畅,文章结构严谨,层层深入。不足之处是除了在最后一段点到了上面说的主题之外,前文很少提到“常识”的概念(尽管许多地方是在说“常识”)。一评老师可能认为它偏离题意而打分不高,二评老师与一评分差超过了6分。我认真地看了几遍,确认了前面所说的看法后,又征求了组长的意见,最终打了48分。休息时,请组长看了这篇文章一、二评的记录,发现我的打分正与第二位老师相近。

    为有效杜绝高考报名、录取通知书寄发、后期入学资格审查中可能给莫名顶替留下的漏洞,我省要求各录取学校,严格按照教育部明确规定,录取通知书要寄送给考生本人。

    解说:

    2006年7月,《百家讲坛》编导张嘉彬拨通了鲍鹏山的电话。原来,不久前《百家讲坛》前往安徽某大学寻访主讲,结果无一“中的”。临行前,安徽师大一个教授推荐了鲍鹏山,“他一定行!”

    只有在考卷中真正走进了名著,才能使学生对名著的学习具有原动力,激发他们主动品读原著的积极性,主动与名著进行思想的交流,既在应试方面游刃有余,也极大地提升学生的精神素养,真正实现文学教育的目标。高三的时间是宝贵的,但名著的博大精深是可以以一当十的,愿越来越多的一线老师把目光放得长远一些,引导学生与名著“亲密接触”,找寻出最佳的教学方式。

    当状元的脸庞、姓名不再出现第二天的报刊时,他们便神奇地出现在了他们就读学校大门口的横幅上,这一出现最少一年。这些带着状元名字的横幅闪亮亮地出现让更多家长们趋之若鹜,更多的学生目光转向了那些学校。是啊。状元就是活招牌,就是最高指示。有一天,当我打开一本新的《中学教材全解》,第二页便是那些状元们飒爽英姿,似乎每一个状元都用这本书,每一个用了这本书的都会成为状元。又一天,当我走进一家学校附近的餐馆时,菜单赫然显示出“×××状元营养食谱”,想当状元就应该全面向状元学习。再一天,当我游走在街头,散发小广告的随手给了我一张“×××状元补习班”,上面大意写到某状元曾在此补习过,暗喻能当状元是离不开那次补习的,即使那次补习可能不足半小时。

    2009年,要求改革高考的呼声仍不绝于耳,各种版本的民间改革方案也纷纷出笼,据说,正在起草的《中长期国家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也在制定高考改革方案。看来,新一轮的高考改革又将启程,在此,有必要提醒改革的设计者和决策者,好好总结历史上的经验和教训,不要反复折腾。比如,今年全社会都在讨论“高中是否应该取消文理分科”,事实上,在推行“3+大综合+1”高考模式的时候,广东和河南都取消了文理分科,但最终没能成功。个中原因,社会大众可以不探寻,但改革者必须深究。

    弟弟

    今天我们看到的现象是上海几所高校在自主招生的时候主动放弃考语文了,接下来我们关心的问题是为什么在今天,我们的母语教育会退化到这样的一种田地,我们的节目稍候继续。

    2.开展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是提升党员干部队伍先进性和战斗力的必然要求。

    从钱学森对“中国为什么出不了杰出人才”的思考,到11位教授联名致信教育部部长,再到社会各界对教育规划纲要的热烈讨论,中国教育在聆听理性和智慧的声音,瞄准改革“深水区”,以更加积极开放的姿态“破冰”前行。

  高考正在紧张进行。据媒体报道,今年高考报名人数约为1020万,比去年约减少30万, 834万应届高中毕业生中,有84万不参考。而几乎与此同时,来自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高校毕业生签约率为45%,611万应届毕业大学生中,尚有336万高校毕业生未实现就业。

    汪国真说得简单。

    严华银:我觉得最重要也是最实用的方法是追问。一定要有教师的追问,平面式的问答不需要。要重视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对话。对话不是单向的,而是互动的、立体的、双向的。不能只是我问你答,而一定要有你问我答。

    学习委员不如生活委员

    “从自己身上割下一块肉,自己再赎回来”

    3、体现个性,提高水平

    把录取权“还”给大学

    对六国灭亡这一历史事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文学史上可以找到不少经典性的选文。因此不少教师设计了与《六国论》相关文章的比较阅读,旨在激发学生研习文本,联系实际,发挥创造性思维。如苏洵、苏轼和苏辙父子三人观点的比较、《过秦论》与《六国论》的比较等。也有的教师将课堂教学设计为:围绕“六国破灭,真的弊在赂秦吗”探究,讨论“谁说的更合乎历史事实”“本文观点对你今后读书有什么启发”。也有教师将教学目标定为“通过探究讨论,认识苏洵观点的片面性,完成一次研究性作业”。  

    “在中国这个发展中国家,你能建10所世界一流大学,那美国有多少所?日本有多少所?现在的实际状况是:世界上前200所大学,中国一所都排不进!在亚洲能排出几所?我到国外去看了以后,感到要将浙大建成世界一流大学就像Communist主义理想。”

    其次,语文教学内容的序列界定缺乏科学依据。比如三千常用字,就很难由易到难排出一至三千的顺序;词语学习,课文排列,作文次序,等等,都是如此。

    朱清时:南科大今后的前途取决于深圳市领导们的支持,因为南科大是深圳全资办的一所学校,要做到这个需要很大范围的人都理解、支持才行。不是一两个最高负责人愿意支持就行了,还有很多处长、局长、办事人员也要理解,要不然的话事情就不会能够推进。

    温总理在讲话中提到“英国这样一个不大的国家,仅剑桥大学就培养出8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我深有感慨。几年前我曾夜访剑桥大学,晚上10点,仍见大批优秀学生与导师在实验室科研——在世界一流大学,这种情景到处可见。

    前几天,《蜡笔小新》的作者、日本漫画家臼井仪人登山遇难,很多国人表达了深切的怀念之情。《蜡笔小新》之所以在很多成年人中引起强烈共鸣,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从小的教育充满了说教和灌输,要求孩子成为既定秩序和权威的遵守者,我们缺乏培养其个性的试验精神。而《蜡笔小新》正是反抗这些东西的,小新这个口无遮拦、行事无所顾忌的个性小孩的形象,引发众多国人的喜爱,小时候被压抑的人性在动画片中得到了表达与释放。

    这可以从三个方面做起。

    严华银:我觉得最重要也是最实用的方法是追问。一定要有教师的追问,平面式的问答不需要。要重视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对话。对话不是单向的,而是互动的、立体的、双向的。不能只是我问你答,而一定要有你问我答。

     新高考题型可能会有变化

    的确是过重。但是一时难改,积重难返,改造的动作过大,下面也会乱套。你可以关注近几年的高考命题,跟法国作文题比,跟新加坡的比,水平很低的。法国曾有作文题“我是谁”,如果让我们的学生写,他很难有哲学思考,甚至看不出其中的哲学含义。但我们也要注意到,现在高中生议论能力比较差,一些学校议论文写作被弱化。十七八岁的青年,思维应当很活跃,意气风发,表达观点的欲望应该很强。青年人有见解,议论能力强,这个社会的文明水平才会比较高。18岁的学生只会胡乱编写俗不可耐的故事,民族进步有什么希望?18岁学生的议论能力,可以反映他的思维能力。他的写作水平跟谁学的?跟老师学的,跟社会学的。那么现在教师和教育界的思想水平怎么样?你说到“分量”,“意识形态、道德修养、政治教化”,“语文”到哪里在去了?“文学”还要不要?母语教育中,有意识形态这些东西,没问题,哪个国家都是这样的,关键是“过犹不及”。每年看那么多学生作文,我觉得心寒呐,十七八岁的学生,在作文中说假话,甚至搞政治投机,很可怕。我觉得考试命题人和整个社会的文化体制对这个问题应当有所反思。

    “大学”几乎等同“自治”

    贾耀红老师认为,在暑期避开忙碌时段,老师可以走进学生的阅读世界,接近学生阅读。比如上学期在学生中风行的《山楂树之恋》等学生读本,老师们必然很陌生,其实接触了阅读了之后,发现并不是没有可读性,而且部分内容十分有价值。走进学生的阅读世界不但可以拉近与学生的距离,而且对教学有一定的帮助。

    值得注意的是,今天的学生其实都已经明了这种权势争夺,所以他们一方面痛恨“特权”,而另一方面,特别期望自己拥有“特权”。一些家庭甚至不回避对孩子进行所谓“灰色技能”的教育,在孩子面前给老师送礼,让学生明白社会竞争的各类明规则、潜规则。可以想象,这种教育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学生,将来会怎样看待公平与正义。

    网游通常被视为洪水猛兽,可竟然登上了大雅之堂,进入小学教材。这事儿有些不可思议,但就是有敢为人先者。

    我们也看到,近几年高校自主招生的范围和权限不断放大,也出现了录取的多元化。有特殊才能的偏才被特招进入高校,或者降分录取体现出了人性化。有个别的学生凭借自己的能力被名校录取了,比如,蒋方舟被清华降分录取,好像有多了一扇进入高校的大门。

    江苏省特级教师、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刘永和指出,进入21世纪以来,特别是今后一段时间,教育规模的扩大和教育条件的改善已经不再是重点,教育发展的方向应该是内涵发展,重点是提高教育质量,逐步实现“学有优教”。

Copy right 2013-2016 湖南资兴三中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