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2011天津高考作文

2019年04月08日 14:03

    1999年5月下旬,正当高三高考复习时,学生毕彦波突发心脏病在夜间去世。谁也不相信乐于助人的好同学毕彦波就这样离去了。当时学校有人主张淡化处理、尽量保密,理由是不能影响高考。但是我们认为这是教会学生直面人生苦难的课堂,如果他们不去送别,就说明作为人的情感仍然是有欠缺的。那天倾盆大雨,全班同学都去为他送行,男女同学都哭红了眼睛,把一朵朵白玫瑰放在他的身边。第二天,班上有位擅长美术的同学在教室后的黑板上画了大幅的彦波头像,通栏是他生前写的一首《满江红》。我每走进教室,看见后面黑板上彦波的像,鼻子就发酸。学生说,老师,过7天我们就把它擦掉。我说,不,留在那里吧,这样我们班一个人也没少。不可否认,这件事对学生刺激很大。高考结束时,我和班主任看了一下成绩,一些同学考分可能是低了几分,但是和此前相比,相信孩子们更懂事了。我们培养的是有人性的人啊!

    王:语文教学的目标最终落实在语言表达上,为学生的语言和精神的协同发展而教。语文是审美的,因为它是学生的精神家园;语文是功利的,因为它是学生的立身公器,有一天他们能出口成章,落笔成文;语文也是科学的,因为它是学生的思维之剑,一种思想需要用一种方式精确地表达。而好的语文课,更应该让学生诗意地栖居在课堂上。

    枝头堆硕果,满园桃李香。沐浴着9月的金风,第二十五个教师节到来了,千万园丁幸福地享受着属于自己的节日。此时此刻,广大教师忘不了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

    今年教师节前夕,温家宝总理到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看望师生。并一连听了五堂初二课:数学、语文、研学、地理、音乐。新华社10月11日播发了温家宝总理在现场的讲话:《教育大计,教师为本》,文中 温总理讲到:其中岩石的分类为:沉积岩、岩浆岩、火山岩。然而当昨天总理发现其讲话有误后,就立即给新华社总编室发来了一封更正信:

    (一)文学类文本阅读

    要点:齐国骄傲自大,盲目自信;燕国深居北方,中间与秦隔有赵。秦要灭燕,必先亡赵。

    (1)用正确的化学实验基本操作,完成规定的“学生实验”的能力。

    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然则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现在很多人急功近利地认为,学习语文可以靠大量的练习取得好成绩,这是完全错误的。近年来,一些编语文报刊的人提出了“小语文”的说法,说什么“大语文”不实用,过时了,要搞小语文,要配合教材,与课堂同步。经过这些年的实践,反思下来,我们可以看清楚,这种主张是错误的。我们提倡“大语文”,不是因为这种说法好听,而是因为符合语文学科本身的特点,符合素质教育的理念。非要把语文教学限制在教材上是不可能成功的,“小语文”本身就是个伪命题。语文不能小,不能窄,语文应该宽,应该博,这是语文学科自身特点决定的。“大语文”恰恰最符合语文学习的特点和规律,恰恰能与越来越注重语文综合素质的考试接轨。我们的版面上从来没有连篇累牍的练习题,每年的中高考语文试题,很多内容在《语文报》上都有所涉及,甚至经常出现一些题型、选材方面的巧合。这说明,“大语文”的编辑理念同样可以帮助读者提高考试成绩。

    笔者:您的红色经典作品写政治,却没有大话、空话、套话,写的东西多是别人熟悉的老题材,却写出了新意。您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

    王元华:这样做有几个好处。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规划纲要的制定工作,强调这是本届政府必须做好的一件大事。”这是政府对民众呼吁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回应。

    由此,我想到,“常识”可写的内涵其实很多:你可以写“自然常识”,也可以写“生活常识”;可以写“科学常识”,也可以写“社会常识”,等等。然而,从某种角度讲,考生选择了写哪一种内涵的“常识”,也就决定了他文章立意的层次。我们承认,“春来草自青”是“常识”,“一叶落而知天下秋”也是“常识”,然而,它们与写关爱自然、关注社会与做人的“常识”相比,背后因少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显然冷漠了些,单薄了些。

    银川市高级中学学生代表刘斌,对在校学生能否使用手机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所以,站在海拔2000多米的青海,便历练出鲍鹏山不争、不燥的性格。而青海的“大”,让他的精神随之开阔。这一切,皆成为鲍鹏山远离浮躁之外,静心学问的有利条件。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中国学生何易,研究发现《爱迪生救妈妈》一文也纯属虚构:最早对阑尾炎手术的论述是1886年,爱迪生生于1847年,小时候根本没有阑尾炎手术,不可能有一个医生在他做的有影灯下为他得了急性阑尾炎的的妈妈做了这个紧急手术。

    您好。

    梁衡:现在有一个词叫做“软实力”,是和硬实力相对而言的。软实力是指通过吸引别人,而不是强迫别人就使人接受的力;硬实力是指用强制的办法。在我们意识形态工作和宣传工作中也存在这个“硬”、“软”的问题,比如你运用权力开会,发文件,提要求,这是用硬实力;用新闻、文学、艺术手段传递信息、宣扬主张,这是软实力。事实上,任何教育灌输都有硬软之别。比如对学生教育,课堂是硬,要强制考试,课外是软;课本是硬,科普读物、思想读物是软。我曾写过一套《数理化通俗演义》,就是想区别于课本硬教材,搞一套学生自愿在课外读的软教材,增强教育的软实力。中组部党建读物出版社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我的《走近政治》、《爱国的理由》,也是一种政治软教材的尝试。

    中国教师报:一些语文教师在课堂上以让学生回答全部正确为追求的目标,向学生提出很多简单的不需思考就能回答的问题。对这样的课您怎么看?

    如果有些使用价值较高的字在此次公示的字表中有遗漏的话,可以在此次征求意见时进行补充。例如,考虑到姓氏用字的意义比较重大,《通用规范汉字表》在征求意见的说明中明确提出,在字表征求意见期间,相关人士可以直接向征求意见工作领导小组提供遗漏的姓氏用字,同时提交该用字准确的普通话读音、使用者信息(姓名、所在地、联系方式、证明人等),在经过验证明确该字是仍在使用中的姓氏后,可以在适当时候,将这个姓氏用字补录。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总之,教育部部长的更替所引发的社会关注,正可以视为努力推进教改的力量,教育改革有这么广泛的群众关注、支持、热情参与,实在没理由再踟蹰不前,而应如温总理要求的那样“敢于冲破传统观念的束缚,在办学体制、教学内容、教育方法、评价方式等方面进行大胆地探索和改革。”

    萨布利亚·坦贝肯 光明心生

    5月27日,北京,人民日报社采编楼办公室。梁衡亲切地把我们请进门让座,一个副部级的新闻官,一个享誉文坛的散文家,随和而坦诚地与我们开始了关于“红色经典”的对话。

    而中国教育的“旋涡”,或许可以说,在中小学的表现要算是尤为突出。

    朱清时:中国幼儿教育基本上没有总体的科学规划,往往走向两个极端,一是赚有钱人的钱,把幼儿教育弄得像贵族教育;还有一种是把幼儿教育当作保姆教育,只要把孩子带着不出事就行。其实幼儿园教育是最重要的教育。

    换个角度想想,听证会本身的结果,也许并不重要。 

    虽然对于批评的“适当方式”大家各有各的理解,但是对于一部政府规定而言,留下如此多的空白和任意解读的余地,不少人认为这是有所欠缺的,所以,不少教育界人士建议,为防止出现《规定》难以执行或者不正确执行的后果发生,教育主管部门还需要对班主任的批评教育权利作更详细、明确的规定。关键是要进一步明确维护教师批评权的群众组织、规定纠纷的处理办法、界定法律的救济渠道等,让制度规定从白纸上走出来,落实到具体的教学管理实践中去,从而使班主任有信心、有勇气、有更多的空间来做班主任工作,确保他们善意的批评不被曲解,好心能够得到好报,也促使学生养成善于虚心接受批评的品格,在批评中健康成长。

    而与上述改革思路相对的,就是在现有考试中加强能力考察的思路,此前在各地推行的高考“3+X”改革方案即是这一思路的体现。在这种“3+X”模式中并不包括能力考试,都是学科知识考试。这种思路的突出特点是考试与教材挂钩。

    默写常见的名句名篇

    八、成绩单:成绩在美国属于“隐私”。老师给家长看成绩单,他只给你看自己小孩的成绩,不会公布全班的成绩。在中国,行政部门会想方设法的公布学校成绩。教师的考核也要看学生的升学率、优秀率。学生从一年级开始就在这样的机制下长达12年之久,心理压力之大是显而易见的。

    孙云晓:1993年我写了《夏令营中的较量》,没想到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响,几百家媒体报道和评论报纸转载,成百上千的学校组织讨论,甚至一些报社连篇累牍发表讨论文章,国家领导人也在多个场合提到这篇文章。当时,我的想法是中国的改革开放,使中国必然面临全球竞争,我们的人才必然要适应国际竞争,那么我们的孩子和外国孩子相比究竟怎么样呢?中日青少年探险夏令营正好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视角。

    (2)评价文章的思想内容和作者的观点态度

    ④倡导联想想象。

    在门外的北京市的领导同志进来后,小平同志对他们说:“马上办,这是个关键要紧的事情。”就这么两句话,北京市的领导立即着手解决,200多位教材编辑者先住进了西苑大旅社9号楼,后来又搬到了环境更幽静的香山饭店。

    《50块钱》——周锦堂、尹北琛(没有顶级笑星加盟,南方小品一样效果出色!)

    有一次上《先秦诸子》,讲到庄子的《逍遥游》时,鲍鹏山字字珠玑,犹如一场音乐会,全班鸦雀无声。当氛围达到高潮,他转而面向黑板,当即板书起庄子的《天下》,洋洋洒洒,用惊叹号为整堂课收尾。事后,很多学生表示,这节课他们终身难忘。

    接下来我们不妨听听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岳川先生对于语文教育的看法。

    60周年来临之际,如何在教育领域改革业已取得的成果基础上,加快发展,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文化大革命”前,全国许多中小学生实际使用的是第二套教材或第三套教材。10年“文革”时期,是新中国中小学统编教材编写和出版的“空白期”。

    “这种‘闪避’的结果造成,一是泛化了语文的内涵,‘语文’成为一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二是取消了文本的确定性,文本成为一只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想捏成什么样子就捏成什么样子。”

    与会专家认为,目前汉语使用混乱已经由局部蔓延到了整体,由个人推及到了社会,由暂时发展成了长期。

    (1)体会重要语句的丰富含意,品味精彩的语言表达艺术

    看着这则令人发指的新闻,我们在强烈谴责犯罪嫌疑人穷凶极恶的暴行的同时,更要深刻认识到,“南平凶案”不仅仅是南平的心理发展的短板,更是各地政府的心理发展短板。事发在南平,教训却是大家的,属于所有的各级政府管理者。

    鲁迅作品在校园遭遇尴尬境地,对于中国语文教育本来,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这一事件的出现,有其深刻的原因。

    中间休息的时候,组长去参加了大组的会议,回来传达了关于发展分的纠偏意见:有部分老师“发展等级”跨级打分过多,把给学生“发展等级”分当成了慈善事业,像广州人所说的“太公分猪肉——见者有份”,大家差不多。也许,这些老师并没有认真领会陈妙云教授在培训时强调的,只要考生在“发展等级”四点任意一点有突出表现即可打满分,当然,这必须建立在考生“基础等级”也取得了相应的高分。

    一所大学的领导人,首先必须作为一个教育家,为学生提供全部的学习经验,使得学生们培养起终身学习与自我提升的能力,以便适应一个经济与社会不断变化的时代。大学领导人应该创造一个有利环境让学者创造与传播知识、维护学术自由与大学的求真精神。

    今天弹出的要求三评的试卷比昨天更多了。这些文章确实是相对比较难评的,其中多为立意与“常识”貌合神离或藕断丝连的文章。上午评到一篇三评文章,题目是“生命的常识”,文章以四川5.12地震为背景,以废墟中伸出来的一双手为材料,突出了“珍惜生命,热爱生命,自信自强,奋斗拼搏,这是生命的常识”的主题。应该说,文章的内容是符合题意的。考生的感情真挚,文笔流畅,文章结构严谨,层层深入。不足之处是除了在最后一段点到了上面说的主题之外,前文很少提到“常识”的概念(尽管许多地方是在说“常识”)。一评老师可能认为它偏离题意而打分不高,二评老师与一评分差超过了6分。我认真地看了几遍,确认了前面所说的看法后,又征求了组长的意见,最终打了48分。休息时,请组长看了这篇文章一、二评的记录,发现我的打分正与第二位老师相近。

    第二阶段我就开始反思深层次的东西,鼓动国内很多高校推行素质教育,培养学生创新能力。过去几年,我年年都在研究、在讲如何培养学生创新能力,现在回头一看,学生的创新气氛还是在衰退,发现这还不是最深层次的问题。

    没有文学参与的语文学习是可怜的,没有名著身影的语文试卷是单薄的。不管怎么说,名著在现如今的高考试卷中已渐渐得到重视,考查方式的探究也在不断深入。在题型上,如今年山东卷的“基本能力测试题”中的这样一道题就令人耳目一新:古典名著《水浒传》描写的许多人物都称得上是“运动健将”,如果跨越时空,让“鼓上蚤”时迁、“神行太保”戴宗、“小李广”花荣和“浪里白条”张顺参加现代运动会中的1跳高、2游泳、3马拉松、4射箭,最佳的对应顺序是(  )。虽然所考内容仍是对名著的浅层认知,但题目的新颖与轻松让人倍生好感。

Copy right 2013-2016 湖南资兴三中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