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班级成绩分析

2019年04月15日 13:39

    “高考作文题目应该强调贴近学生的生活,不应该一味追社会热点,而全国卷的这个题目本身有点假大空,人为地制造了情和理的割裂,主题先行的色彩非常明显。”张平说。

    去年高考之后,他在初次填报志愿时,选择了上海交通大学的机械专业和浙江大学的电气和机械专业。根据他当时的想法,“男孩子会比较喜欢工科专业,刚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医学方面的专业。”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相信,在当前反腐形势下,全国统一命题也能最大程度减少舞弊的可能,以保证公平。“如果有二十几套命题,理论上的泄题点有二十几个;但一个命题,理论上只有一个泄题点。”郑州一中数学老师姜丽同意这一观点。她说:“就像各省竞赛、保送等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一样,各省自主命题有更大的违规空间,还是全国统一命题更可信。”

    话题起源于一篇题为《中小学应当拥有体罚学生的权力》的文章。虽然文章一再为“体罚”洗白,体罚终究是体罚,孩子是要受皮肉之苦的。我们在【新新家长】社区发起了一场讨论:给老师体罚孩子的权力,作为家长你答应吗?

  最近,高考填报志愿受到关注。有的地方招生咨询会引来10万名考生及其家长捧场;有考生因为选择被质疑,变得举棋不定;更有“前辈”、学长等唱红“千万别报体”……当志愿填报变得左右为难,如何寻求突破?该反思的是考生及其家长,还是教育本身呢?

    我认为只要实施得公平公正,这一政策无论对于个人还是社会、国家,都是有利的。

    考生至多申请5个专业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状元故事”不再是励志故事,而是充斥着各种不切实际的消费奇观。大众媒体惯用的策略就是捡取高考“状元”的只言片语,并按照戏剧化的编码逻辑对其任意发挥。当“最遗憾数学考了149分”上了新闻标题,这更像是媒体有意炮制的一种挑衅。

    对于这所学校的每一位师生来讲,这是一句耳熟能详的话。它出现在校园的角角落落,它是我们的“圣经”,我们满怀尊崇。

    记者在采访时还了解到,目前在一些西部省份的农村,“上学堂不如打工仔”的说法依旧盛行,甚至有家长专门给老师包红包,请求老师批准孩子的“打工假条”。

    “承前”是相同点,如果说到“启后”就是今年广东高作文与往年的不同点,就是思想更加的深邃,内容更加阔远,因为“人与自然”的命题毕竟涵盖的立意范围和需要学生思考的深度都较之以往要难,其中的“近”“远”是一个具有哲学意味的概念,估计学生多数只会从材料中就地议论,难以深刻。但从这点看今年广东的语文作文更体现了过度性,比较前两年的新材料作文话题的具体性和现实性,今年的作文显然抽象了不少,其中“从不同的途径去感知自然,自然似乎很近,又似乎很远”,这里对“近”“远”的理解是作文能否深刻的关键。由于信息化社会中发达的资讯,人们对很多东西都可以通过便捷的信息交流获得,这各途径就是“近”,然而也由于过多的依赖便捷信息的途径又会缺少了切身的感受,对大自然感知的“远”与“近”不是对与错、好与坏,只是不同的途径而已。

    昨日上午,北京市教委副主任、新闻发言人李奕在“展望‘十三五’发展谱新篇”系列形势政策报告会上,就“新考试评价方案的核心价值取向”、“近年中高招改革的走向与目标”、“考试命题方向的突出特点”、“考试评价改革背景下的教学改进”四个方面进行了深入解读。

    朱大可

    所以,儿子没有在县城读完幼儿园,我们并不后悔不感到遗憾,因为他到了一个更好的天地里求知探索成长。这个天地是生龙活虎的是充满生机的是有温度的,无论是对孩子的身体成长,还是心灵发展,大自然这个老师都是最好的,没有一个老师的水平比大自然的水平更高,也没有一个老师能够取代大自然。

    须厘清的是,让孩子接受怎么样的教育,如何使其成为合格公民,家长没有唯一的解释权和决定权。近年来,类似“北大MBA夫妇带女儿隐居终南山编读经典”的新闻越来越多。一些人在看到这样的消息时,居然还有点羡慕,认为父母让孩子远离了学校的“应试教育”,这种想法是令人担忧的。其实,在这种教育条件下成长的孩子,多数只是家长偏执理念控制下的可悲试验品。

    尽管目前高考改革方案还没有正式向社会公布,但是大政方针已定,考试改革内容已明。那就是减少全国统一考试科目,文理不分科,外语考试社会化,实行一年多考。我们必须按照袁贵仁部长提出的不走“三路”指导方针,搞好制度设计,积极稳妥地推进高考制度改革,最大限度地保障教育公平、考试公平,最大限度地为国家选拔优秀人才提供制度保证。

    王蒙建议,如果对春晚不太满意,还有很多别的电视节目选择。“戏曲频道那天有戏曲春晚,音乐台好像播的也是音乐,电影台也在播外国电影。实在不喜欢,你可以不看嘛。真要看,就把自己先放下,蹲得矮点,和大家一块笑就可以了。”王蒙笑称,大家别和春晚较劲,“较劲的话,你可以看别的,还可以看书。看我的书也比看春晚思想收获多一点。”

    其实,才就是才,既无所谓偏,也无所谓怪。之所以有一个偏和怪的概念,是因为有一个不偏不怪正常的参照系的存在。参照系换了,结论自然就变了。打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比方,在一个正常人的社会里,疯子可能被认为是疯子;但在一个精神病医院里,一个正常人就可能被认为是疯子。也就是说,如果社会上对人才的评价标准只有一个,只有这个唯一的标准是参照系,那么,不符合这个标准的,就会被认为是偏和怪的。那么,为什么在偏和怪后面还要加个才呢?这是因为,社会上对人才的评价标准不会只有一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大家心里都有杆称,除了高考成绩这个标准之外,按其他标准来看,他(她)依然是个人才。

    有了这种定位,首先需要政府真正担起责任,敞开胸怀接受社会各方对学校安全状况的监督,尤其是要给专业的第三方安全评估和监督组织存在的空间,让专业的校园安全监督成为校园安全的第一道防护栏;其次,学校内部要明确特定时段和特定空间的安全责任人,建立全员全方位的安全责任体系;还有,对学生的安全教育要到位。

    世界丰富多彩,人也如此。有人活泼外向,也有人沉静内敛;有人开朗积极,也有人忧郁凝重。如果学生都成了林黛玉,那我们的教育一定出了问题;但如果学生都成了史湘云,就一定是教育的成功吗?教育者如果硬要让雏菊长成玫瑰,即使抱着最大的善意,也违背了教育的规律。自然界的规律是保留多样性,而非趋同;教育亦然。让孩子们按照自己的本性成长,我们所要提供的,只是阳光、雨露与足够的空间。

    [袁贵仁]:

    如之前的“鲁迅文章大撤退”、“莫言文章入选教材”、“朱自清的《背影》消失”等带来热议一样,这次小学语文教材选文的变化,同样引起热议。尤其是周杰伦的歌曲《蜗牛》入选,更是争议较大,有人认为其歌曲充满正能量,也富有时代性;也有人认为,这是“俗文化的代表”。

    刚刚过去的一年,你读过什么好书?这或许是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因为被问的人可能一年到头也没读几本像样的书。也正因此,每到岁尾年初,一些媒体或出版机构评选的“年度好书”才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即使没读过,好歹也知道个书名吧。晒在朋友圈里,至少证明自己还在关注文化。

    两个参考系:农村教师生活仍然清苦

    首先,进入新的环境。初一新生怀着兴奋、自豪的心情跨进中学的校门,看到的是新的校园,结识的是新同学,讲课的是新老师,他们对周围的一切无不充满新鲜感。

    仲广群:成尚荣先生对“教学”一词进行过专门的考证,他发现“教”与“学”两字在商代甲骨文中就已出现。比较这两个字的构成,可以说“教”字来源于“学”字,或者说,“教”的概念是在“学”的概念的规定性中加上了又一层规定性。宋代蔡沈对《学记》中的“教学相长”作批注,说:“学,教也……始之自学,学也;终之,教人,亦学也。”说明词义只是一种先学后教,教中又学的活动。尽管这里所说的“教学”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教学,但这最早的词义道出了教学的本质:教学即学习。后来,“教学”词义发生过变化。使“教学”回归本义的陶行知先生有重要贡献。他说的“教学生学”与“教学即学习”还有些差异,但本质意义是一致的,都把教学的本义与宗旨指向学生的学,教师的职责与使命是“教学生学”。

    从比赛结果来看,指导是有效的。抒写最真实的心灵,是本次竞赛获奖作品最大的特色。没有浮华不实的辞藻堆积,没有空洞无物的一味的煽情,也没有举不胜举的名人名句的叠加,更没有“为赋新诗强说愁”的做作。有的是丰富多彩的生活情景的呈现,是尽情驰骋、情趣盎然的大胆的想象,是发自肺腑的对教室环境的期待,是推心置腹的对班级美好人际关系的呼唤。

    优秀传统文化当然要学习,但传统文化果真是治疗当前问题的特效药吗?显然不是。一些贪官污吏在被发现前往往都是“教育家”。他们也会在教育下属时引用爱国爱民清正廉洁的古代名言和典故。而我们的学生争相出国留学,也肯定不是到外国学习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

    有网友列出21条“景谷一中新校规”,除“端纸碗”、“用油脂袋提饭”外,用手机、上课睡觉、周末睡懒觉等,都会被开除学籍,在该校念书的学生真是动辄得咎。难道学校可以随意制定校规而不受任何约束?学校究竟有没有权开除非义务教育阶段的未成年人?

    让黄冈人引以为傲的奥赛,也开始与高考脱钩。根据教育部的规定,从2014年起,毕业的高中生获得全国或省级奥赛奖项,将不再具备高考保送资格。

    随着新版语文教材的面世,有人认为删除古诗的做法有欠周全,教材修订需要倾听社会各界的意见。也有人提出,不能把修订教材的问题无限扩大化。

    特点二:体现考试内容改革方向

    在鸡毛蒜皮的争论中,弥散着诸如“没有理由,就是支持”这样的不负责任的极端言论。表面上看,很多人都生性固执,自以为有主张、有理想,仔细观察,大量的人是偏见武断,党同伐异,没有真理,只有立场。

    开设“专班”冲“北清”

    据介绍,有意向采用中式教学法的学校,可以向政府申请这笔资金,但具体划拨数额还要根据学校的师生数量来定。迈克尔表示,由于计划宣布不久,目前尚不清楚会有多少学校采取实际行动,但教育部门希望最终能够实现8000所学校这一目标。若推行效果理想,则范围还将进一步扩大。“我们有足够的信心,这项计划一定能够获得成功。”

    另外,高考加分作假现象不绝于耳,年年被曝光、被查处却年年发生,也与社会文化有一定关系。从现实角度讲,相当一部分人觉得十年寒窗不容易,到了关键时刻考生作弊作假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一时糊涂而已。媒体对高考之苦之难过度渲染,也让公众多了一份恻隐之心,反而模糊了底线,淡薄了法律意识,这也在客观上纵容了高考舞弊和高考加分作假等行为。(吴非 作者系南京师范大学附中退休教师)

    在上海市育才中学校长陈青云看来,高考改革方案的最大亮点当属建立综合素质评价体系。“这意味着今后将科学、规范地建立起学生综合素质档案,体现了学校在立德树人上的作用。”上海大学原副校长叶志明教授说。

    这样的成绩,让“三疑三探”在全国教育界引起轰动。公开资料显示,除涿鹿外,四川省攀枝花市、北京市平谷区、河南省南召县、山东省滨州市、内蒙古乌兰察布市等多地都组织过教师,到西峡学习“三疑三探”教学模式。

    大学是不管道德的,“大学应该只提供正确地辨别价值的能力,并且相信苏格拉底的名言:关于善的知识将引人向善。”大学保证提供的知识是善的就可以了。

  数年前,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在学生毕业典礼上“一讲成名”,其毕业致词一改常见的陈词滥调,以学生喜闻乐见的语言,真挚的情感和直面问题的诚恳,赢得了学生。根叔及其“根叔体”一夜之间,为国人所熟知。日前,根叔正式卸任华中科大校长。他在离任演讲中,几乎没有提及成绩,而是连续用了19个遗憾,谈自己没有能够解决的问题。对于关心中国高等教育的人来说,这19个遗憾无疑是沉重的。

    看看我们身边,平时脏话连篇的父母,孩子早早就学会骂人;很注重细节的父母,孩子也心思缜密;情商高的父母,孩子说话也特别讨喜。

    但听上去有些讽刺的事情发生了。“有些老师如何上《红楼梦》呢?他们将这本名著的一章一回碎尸万段,变成一个个考试点,让学生读。”

    “很多政策设计初衷是好的,但在执行中容易走样,因此要规范管理。”汤宝春说,要加大宣传力度,让老百姓知道这个政策,参与体育训练的人越多越好,让每个学生都有一技之长。

    义务教育阶段招生有何新举措?

    “我们的调研结果是:2013年,超过3/4的农村教学点教师年收入低于3万元,约为非教学点教师收入的80%!教学点教师每人每周平均上课比非教学点教师大约多6节,而且农村教学点教师除教学和班级管理外,还要照顾比非教学点比例更高的留守儿童和贫困儿童。农村教师的职业尊严受到了质疑。”马敏说。

    “我们不能以高考成绩论英雄,不能以上清华、北大为标准,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否定高考成绩本身的重要意义,它至少是衡量一个学校教学质量与水平的重要指标吧。”

    2015年湖南高考作文题:有一棵大树是飞禽、走兽们喜爱的休息场所。飞禽走兽们谈论去各地旅行的经历。大树也想去旅行被拒绝了。于是,大树结出甜美的果实,果实被走兽们吃了后,大树的种子传播到了世界各地。根据材料作文。

   几乎所有城市孩子都能接受高中阶段教育,而农村仅37%的孩子接受高中阶段教育。这种巨大差异的背后,既与城乡教育发展差距、现行的学校教育将优质资源向优等生倾斜有关,也与教师绩效管理的不科学设计存在一定的关联。

    西安市规定,小升初严格坚持“单校划片,一个入口,对口直升,不得择校”的要求,做到学区服务范围全覆盖,无死角、无盲点。

    “我就是个坏学生……我恨老师,更恨学校、恨国家、恨社会……我要发泄,我要复仇,我要杀老师。” “我的人生毁在了老师手上。” “我已经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我活着像一个死人,世界是黑暗的,我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细胞’。不光是老师,父母也不尊重我,同学也是,他们歧视我……我也不会去尊重他们,我的心灵渐渐扭曲。我采用了这种最极(端)的方法。我不会后悔,自从这个想法一出,我就知道了我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一条通向死亡的道路,我希望我用这种方式可以唤醒人们对学生的态度,认识社会,认识国家,认识到老师的混蛋,让教育事业可以改变。”

Copy right 2013-2016 湖南资兴三中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