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吉林省第十次党代会

2019年04月17日 15:44

    不要迷信高考指挥棒。半个世纪来,中国的作文教学就是被高考指挥棒所误。50年代的作文,泛政治化,如:1956年的《我生活在幸福的年代里》,1958年《大跃进中激动人心的事》,1960年《大跃进中的新事物》,1961年《学习毛主席著作之后》,1965年《给越南人民一封信》等,造成猜套成风、套话成规的现象;恢复高考之后,仍沿着这条路子走,如“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北京)、《我的心飞向毛主席纪念堂》(河北)等等。于是又造成了整个社会“套话跟着说、空话不离口”的文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大力拨乱反正,一时真话泉涌,政治再也不是生活的全部。高考作文开始强调工具性,一时改写、缩写、看图作文、续写、回信等等热闹一时,却又忽视了人文性。只有近几年话题作文的出现,才使作文教学有了一线生机,但又多写道德文章,真正抒发性灵的很少。感受、抒发、兴叹的情感流露,尚无立足之地,“还高考作文以一份人情”,应该不是一种苛求吧?所以,我们不要太在意高考命题,要知道一条最简单的道理,人们并不是为了高考而学习写作的,只要我们在平时作文中做到陶冶性情、发挥潜能、张扬个性、培育心智,让作文活动成为“人的发展”一种需要,“有所为而有所不为”,还愁对付不了高考吗?

    3、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学习。

    这是历年高考语文试题中的必考内容,材料涉及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两类,着重考查考生的筛选信息、分析整合和推理判断能力,而如上能力是当下学习型社会中,一个人获取新知、丰富体验、完善自我所必需的能力,这类题型很好地体现了语文学习为学生终生学习奠基的特点。今年的说明文属于社会科学类,材料涉及甲骨文"王"字字形、字义的考证,既浅显通俗又充满深厚的文化气息,题目依次围绕"核心内容""重要细节""合理推断"展开,设题巧妙,难度适中,便于对学生理解、分析能力的考查。

    10年前,我与剑桥大学校长交流时发现:复旦科研经费只是剑桥的1/10, 几乎全部用在仪器设备上;而剑桥科研经费支出中,只有1/10用于仪器设备, 其余9/10全用于人:聘最好的教师,招最好的学生。两校用于仪器设备的费用一样,但剑桥用于师生的费用则大大超过复旦。现在,我国名校的经费与世界的差距大大缩小,但用于人的经费依然大大低于国际水准。温总理提到,要有“以人为本”的办学理念,这应体现在办学的各个方面。

    2009年6月19日

    因为北大是何川洋填报的唯一志愿,北大向其关上大门,实际意味他的录取资格已被取消。同许多人一样,我很同情何川洋被取消资格,但非常支持北大的果断决定。在这样的情理冲突中和舆论巨大的压力下作出拒收的决定,是需要审慎的理性和果敢的勇气的,北大做到了。相比之下,重庆有关部门的毫无原则让人失望。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媒体影响性事件”中坚守公平原则,才能捍卫公众对教育公平和社会公平的信仰。此次如果宽容了何川洋,高考公平将成为一个谁都可以打碎的破窗。

    从轻视民本的不堪历史中走来的中国,需要这样的大势为自身的健康发展“开道”。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悼念的仪式有时限,但是尊重民众,体恤个体生命无时限。

    曹奎:灾区羌族少年重返北京

    5月8日,“五?一二”汶川大地震周年前夕,由沙汀文学艺术院、绵阳市作协等主办的“诗祭五?一二——北川”活动在北川中学旧址举行,数十位来自四川、山东、陕西以及绵阳、北川的诗人,以特有的方式向大地震遇难同胞表达哀思。 中新社发 肖青 摄

    我正准备离开,没走几步却又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瞪大了眼睛。在距离五卅纪念碑没多远处就是第七届南京路雕塑邀请展,一座座精美的雕塑仿佛是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欧美文化美的结晶。盲人摸象、鹤立鸡群等用成语起名的雕像,古色古香,金色与古铜色的结合让作品不失豪迈的富贵气,漫画式的夸张、戏剧式的诙谐让这些有深刻文化底蕴的作品引锝人人驻足观看。而西方雕刻大师用字母创造的一个个线条柔美,造型奇特的雕塑与之相得益彰,显得如此和谐,动人。

    有把历史时间弄错的。比如2006年的一本刊物中说道:“1981年前,鲁迅先生在《语丝》周刊发表了一篇《论“他妈的”》……”即使我们不知道鲁迅《论“他妈的”》一文的发表时间(1925年),我们也可以很容易地判断,那绝不是1981年前后,更不是远在1981年前的公元25年!其实,1925年与2006年相隔81年,原文作者写的很可能是“81年前”,而编辑加工者缺少相关的知识背景,误将表示计数的“81年”当作“1981年”的简写,想当然地将“81年前”改作了“1981年前”,结果闹出了笑话。

    “纯粹移植西方理论”会阻碍我们的发展

    进入21世纪后的作文题是:2000年《答案是丰富多彩的》,2001年《诚信》,2002年《心灵的选择》,2003年《感情亲疏和对事物的认知》,2004年《遭遇挫折与放大痛苦》《从相信自己与听取别人意见》、《快乐幸福与我们的思维方式》、《看到自己与看到别人》;2005年《出乎意料和情理之中》、《忘记与铭记》;2006年《读书问题》、《书》;2007年《出事了吧》、《捐款》;2008年《抗震救灾》、《海龟与老鹰》。 2009年《小动物学游泳》、《英国科学家道尔顿的妈妈色盲小故事》。看来给材料作文,读写结合,关注自然、社会和人生,从阅读理解度、思维敏捷度、个性发挥度、文字驾驭度等的综合去衡量考察,都是比较科学、贴近学生的,猜题、套题和抄袭也难。因而,今后的高考作文大部分还是用给材料的题型,针对经济和科学社会发展每年的热点问题,结合学生成长中的认识,编选材料,让学生谈见解,议论抒情。

    你这么抠的人,一串羊肉串能喝8瓶啤酒,扦子都能撸出火星子。(形容人抠搜)

    那时的学校环境也很“养人”,虽然对青年教师“政治思想教育”控制较紧,但在教学上还是敢放手的。业务上的好多事,校方并不插手,而且没有什么具体的管理措施。信任,就给了我们那一批教师自然发展的机会。

    但现在的中学语文老师,讲课时常“厚此薄彼”:讲到像鲁迅《药》这样文学性很强的课文,总会逐字逐句引领学生解读;而遇到课本中的应用类文体,讲课则如“蜻蜓点水”,一带而过。

    家长网友

    当下的语文教学深陷于应试教育的泥淖,所做的一切都是以考试为目的,一切以学生考试成绩说话。在这样的前提下,语文教育本身的功能和目的被有意识地放弃了,相反,是在为培养考试机器而进行。如此以来,所谓的阅读自然就已经异化和变形,成为了获得考分的路径,你能否读懂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要能在考试中得分,要理解出题者的意图,而不是写作者的意图。当这样的偏差出现的时候,又有谁去关注写作者的本意呢?因此,也就产生了“高考阅读题,文章作者仅得1分”之类的现象。

    古希腊有一位学者叫托比,一无他在山上见到一只老虎,就去告诉大哲学家柏拉图和他的学生。柏拉图带着学生和托比到山上走了一趟,没有见到老虎,没有说什么就下山了。事后,柏拉图的学生和一些人,就说托比是一个说谎者。托比受不了,只身一人到山上守着,要证实老虎的存在。过了几日,人们在山上发现了托比衣服,被撕烂了的残缺不全的尸体。柏拉图和他的学生,把托比的尸体埋葬了,并立了个石碑,记述此事。请以此为话题,写一篇800字的文章,题目自拟,文体不限。

  

    十年后高考有望不再文理分科

    郝劲松,著名维权律师。参与多个重大新闻事件诉讼,是南平校园惨案的受害学生家长的维权律师。他认为——对校园血案,首先要注重防范,学校应配备专业的保安队伍,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威慑的作用,对坏人形成心理威慑,让他不敢去了,看到警察降低犯罪欲望。学校的门卫没有起到自己应有的作用,你为什么没有拦截住陌生人?另外就是你学校的防范不力,学校本身就是不安全的。另外还应该积极实施校园安全立法。如我们现在要对汽车制定的“危险驾驶罪”,防患于未然。

    用字差错是当前媒体语文差错中最主要的部分。根据历次统计,错别字基本上占差错总数的三分之一。如果加上脱字、衍字、字序颠倒、上下文不统一、图文不符等低级文字差错,这个比例接近二分之一。

    语文不同于数学、物理、化学等自然科学,比如一道数学题,你会了就是会了,而语文不是简单的一是一、二是二的问题。语文需要广博,就是同一首小诗,两个老师可以讲出两个不同的境界,这是深浅和高低的问题。所以教师要注意不断积累,提高自己的语文水平。要站在高处去引导学生,要有“望尽天涯路”的境界。这样,学生才能茅塞顿开。

  小时候,我们为了看到更高的风景,常常踮起小小的脚尖,一双渴望的眼睛痴痴地望向远处。脚尖提升了我们的高度,让我们的眼光延伸到了更远、更深的地方,于是我们收获了满足、快乐、梦想和一切的期待。我们不是巨人,所以我们的眼睛会被峰峦遮掩,而看不到行进的路;我们没有明察秋毫的智慧,所以我们的眼睛会被一些事物误导,而导致错误的判断;梦想的果实,也总不会在伸手可触的地方……那么你是否想过,只要踮起脚尖,稍稍地抬起我们的头,提升我们的眼光,我们就能看到行进的路--或蜿蜒,或宽窄,或陡峭……提前做好行进的准备,而不至于盲目乐观或消极悲观,最终顺利到达远方;我们亦能看清事物的本质,不至于被眼前的事物所蒙蔽;我们还能发现,脚尖提升后我们离梦想又近了, “星不远,梦并不远,只要你踮起脚尖……”

    作为一名语言文字工作者,我更关心全民语言文字能力和水平的提高。我的这一理念与高考作文并不完全重合,因为高考毕竟是选拔性考试,胜出与淘汰是其永恒的原则,据此,高考的题目偏、怪、难也就可以理解了。我所不解的是,命题者能不能站得更高些,角度更新些,其命题能不能和现实斑斓多彩的生活、日新月异的变化接近些、再接近些。

    “保八”--2009年,中国奋发作为,经济社会各项主要运行指标先抑后扬,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实现回暖并再现强劲增长,实现“保八”承诺,为全球经济稳定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经常遇到有人提问:文学有什么用?他们的潜台词大概是:文学能赚钱吗?能助我买下房子、车子以及名牌手表吗?能让我成为股市大户、炒楼金主以及豪华会所里的VIP吗?我得遗憾地告诉他们:不能。人与动物的差别,在于人是有文化的和有精神的,在于人总是追求一种有情有义的生活。人以情义为立身之本,使人类社会几千年以来一直有文学的血脉在流淌。仅仅依靠口耳相传和手书传抄,文学也一直能生生不息蔚为大观,向人们传达着有关价值观的经验和想象,指示一条澄明敞亮的文明之道。因此它不是一种谋生之术,而是一种心灵之学;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修养。

    正忙于南开大学校庆的饶子和校长,10天前刚在2009年世界高科技论坛上获得由英国教育机构颁发的“杰出学术领袖奖”。尽管采访不断被来人、来电打断,他仍坚持:“我一定要把这个话题说完。”

    (2)具备验证简单生物学事实的能力,并能对实验现象和结果进行解释、分析和处理。

    这几天,不知道“民族成分造假”名单上的那些高考考生和他们的家长是怎样的心情。

    高洪:这个要求实际上是有法律依据的,是义务教育法的规定。依法治教首先是政府的责任,政府违法有相关条例和措施予以追究、检查和评估督导。教育督导制度的重要职能就是依法督政,对地方政府违反有关要求进行督导检查,并采取相关措施。大家可能注意到《规划纲要》文本里提到将要制定督导条例,完善督导制度,要通过督导制度来要解决刚才提到的这些问题。

    今年毕业的这一届学生可以说见证了一系列重大事件:98年洪水;2003年非典;2008年汶川大地震;北京奥运;金融风暴;免去了千百年来的农业税;免费九年义务教育等等。这些事件无论是城市学生还是边远山村都会知道,对大家是公平的,更不要说历史人物和事件了。如果从一个方面写,可以这样命题:非典见证-----众志成城;如果从非典、地震、98洪水等几个方面写,可这样命题:非典、地震、洪水见证-----多难兴邦。

    内需弱化是第三个问题。

    如果有学生在考场作文中,他的观点与主流价值观有一定距离,或者有意无意地挑战意识形态,可以容忍吗?

    (3)理解勒夏特列原理的含义。理解浓度、温度、压强等条件对化学平衡移动的影响。

    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改革开放之前的近30年时间里,中小学语文课堂教学的突出问题便是课堂结构的僵化与雷同。凯洛夫提出的“五环节”(即“组织教学、复习旧课、讲授新课、巩固新课和布置作业”)长期主宰着中小学语文课堂。文学教学过程更是清一色地被划分为三个阶段:一是起始,介绍作家作品、时代背景,解释生字新词;二是阅读和分析,朗读作品,分析人物和情节发展过程;三是结束,概括主题思想,总结写作技巧。时至今日,诸如解题、作者介绍、时代背景、分段、概括段意、归纳中心、分析写作特色,依然是我们几代人对于中小学语文课的共同记忆。因此,致力于课堂革新的第一代名师痛切地感到:变革课堂,必须从打破板结的课堂结构开始。此其一。其二,因为“文革十年”的教学荒废,从整体上说,当时处于教学第一线的语文教师,无论其理论水平、知识功底还是教学能力都相当有限。在这种背景下,为他们提供一种既有理论内涵又极具教学操作性的课堂教学“程序”,不失为一种合乎时宜的现实选择,它有利于效仿、推广与普及。其三,20世纪80年代以后,苏式教育理论的影响逐渐隐退,源自欧美的新的教学理念极大地启发了名师们对于课堂结构的探索思路。比如美国心理学家布鲁纳的“课程结构”理论、斯金纳的“程序教学”理论、巴班斯基的“教学过程最优化”理论、莫扎生的“单元教学”理论都深刻地影响着名师们的教学思想。他们善于用“课堂结构设计”来生动地表达心中的学生观、教学观和文本观。

    李连生:

  整个晚会由朱军、李瑞英、白岩松、周涛、张泽群、董卿主持,他(她)的串联词用致辞的方式,使整台晚会的结构一气呵成。

    一位中学校长说,行政干涉太多,导致一些有潜质的校长放弃教育理想,转而对行政指令一味服从。比如,教育部门经常会在学期中举行全区统考。这就要求各校的教学进度是整齐划一的。但是,每所学校的生源不同,教学进度的节奏本应由教师调控,可为了应付统考,教师不得不赶进度。对教育部门来说,在规范办学基础上,应该适当扩大校长的办学自主权,评价指标应避免急功近利,要宽容教育成效的滞后性。

    罗彩霞痛苦地追问,“为什么他们选中了我?难道就是因为我们家没有什么社会背景,王佳俊的爸爸王峥嵘是当地官员?”其实问题本身即答案:因为王峥嵘是当地官员,只要他想要,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对于“没有什么社会背景”的小老百姓来说,只能成为“被选中的羔羊”。不必问为什么选中你,在无法无天的权力面前,每个人都可能被选中,即使不是罗彩霞,也一定是张彩霞、王彩霞等。

    就读率达90%

    我深深的反省自己,猛感到教高三教出毛病来了,天天浸在苦味十足的题海里,平平淡淡,浑然不觉自己成了教育的另类,离语文越来越远了,自己多年的辛苦换来的居然是这样的结果。想到这些我不觉出了一身的冷汗。

    当何川洋的父母一个被免职、一个被停职之后,有人揣测或许这是他父母为了孩子,舍卒保车。当然,对于其父母这免职、停职之后的处理,我们还需要继续静观事态发展。

    有的训练体系缺少坚实的理论基础

    由此,我想起上个世纪50年代毛泽东说过的一句很著名的话。他说:“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现在,在改革开放30年的今天,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大声呼吁: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富人。

    首先,高考在某种程度上一直被视为社会公平的底线。往小了说,它是众多平民子弟经过12年寒窗苦读,改变个人和家族命运的关键一搏;往大了说,这是全社会利益重新调整、博弈最基础的动力,谁敢动这块“蛋糕”,肯定将犯众怒。连封建统治者对此都一清二楚,贪腐如明清两朝,科举舞弊案发,也会有人掉脑袋。

   一、2009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全国卷1、陕西卷

    正如南开大学的创始人张伯苓所强调的:教育必须谋社会进步,教育必须注重社会效应。他尖锐地指出:“设问学校之设施,是否合乎国家之需要?对学生之输入,是否合乎社会之需要?造就之人才,是否将来有转移风俗、刷新思潮、改良社会之能力?”这些问题,实际上涉及了教育与社会需要的根本关系问题。

  2009年10月24日,为救两名落水少年,湖北长江大学10多名大学生奋不顾身地扑进江中,他们手拉手搭起人梯,救起了两名少年,而陈及时、方招、何东旭等三名大学生却被湍急的水流冲入江中,不幸遇难。一位参与救援的学生事后表示,今后再遇到有人需要帮助,还会毫不犹豫伸出援手。

Copy right 2013-2016 湖南资兴三中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