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红与黑读书笔记

2019年04月17日 15:48

    孙绍振:看到一则材料以后要有一个直觉,这个直觉调动我们经验中最强的一个方面。比如说这是一个证明真理的过程,这当然是很不错的,而且也有很大的可写性。第一印象和第一念头出现的时候很可能就是个非常精彩的念头,但很可能这是个大家都能感觉到的念头。你要去写作文的话,实际上面临着一个挑战。这个挑战是对自我的挑战、对智慧的挑战。如果要参加考试的话,你的目的不是写得越多越好,而是写得比别人更好。如果你碰到一个题目很难,你不要怕,如果很容易,你不要开心。为什么?因为人家也会像你一样感到很难或者很容易,所以你心里必须仔细分析,这个论点、这个论题、这个感觉是不是很有特点?是不是我的长处?是不是写出来的时候比别人好一点?你一定要有一个新点子,比别人更出颓一点:看一看我内心储存的这方面东西多不多?如果你分析能力、抽象能力不是很强,那你要回避一下,我来写心理:写托比的老婆怎么想,这样就回避了短处。所以这个思路打开不仅仅为了打开,同时是寻找自己的展强点而回避自己弱点。其次,有了这念头以后,你可能又感到可写的东西不多,这时候你要调动自己的体验。比如说我讲到托比的立场,托比这个家伙,那你调动和你平时有来往的同学、亲戚、朋友,包括自己的家长、师长,那些有个性的人,他们和托比这家伙就是在一根绳上吊死,不管怎么样就一路干下去,九头牛拉不回头。对这样一个悲剧的性格,要你调动经验,调动记忆,把你这十几年生活里印象最生动的东西调动到你文章里来,这样才会有东西可写。第三个更重要的是你要会想象。你想象他会怎么想,你想象柏拉图会怎么样。因为,你的经验不过是种子,通过想象,这种子才会开花。

    阅读浅易的古代诗文。

    中国教师报:与“记忆教学”相对应的教学内容和方式是什么?

   “为每一个学生的发展提供适合的教育”揭示了一个我们普遍关注的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同时正确地指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向。

    有人提出现在中学生“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指出鲁迅作品怪僻、与时代脱节,学生难以理解,鲁迅作品在中学语文课本中应该减少比重。那么,怎样理解鲁迅作品的令人“费解”?如何看待新编语文教材对鲁迅作品的重新编选?教材编选与文学史研究应该保持怎样的联系?

    黄玉峰:是的。康德说:什么是教育的目的,人就是教育的目的。这也就是说,教育的终极目的,是使人有健全的人格、健康的心态,当然,还要有健康的身体,也就是要活得快乐,活得幸福,活得有质量。但基于功利主义的所谓教育,难免会牺牲健全的人格、健康的心态,以及对社会的责任和对他人的爱。

    秦以攻取之外,小则获邑,大则得城。较秦之所得,与战胜而得者,其实百倍;诸侯之所亡,与战败而亡者,其实亦百倍。则秦之所大欲,诸侯之所大患,固不在战矣。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至于颠覆,理固宜然。古人云:“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此言得之。

    记者被批准可以参加一次口才演讲课。上课的学生都是来自沈阳市省级重点高中的应届毕业生。记者注意到,教室里几乎无人主动说话,更没有打闹现象,学生们都安静地坐在座位上,有的在玩手机游戏,有的在看漫画书。

    《致信念》

    二、原因何在?——机制使然,势所必然

    将题海的罪过归结于训练是不公平的,因为它只是训练的很小的一部分。再说,即使是做题目,它也有合理和科学的一面。我们应该反对和摒弃的是野蛮的训练,不顾学生生理和心理、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的所谓训练。如果我们矫枉过正甚至“过偏”,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将孩子与洗澡水一起倒掉,这肯定是要出问题的。  

    一所大学的领导人,首先必须作为一个教育家,为学生提供全部的学习经验,使得学生们培养起终身学习与自我提升的能力,以便适应一个经济与社会不断变化的时代。大学领导人应该创造一个有利环境让学者创造与传播知识、维护学术自由与大学的求真精神。

    重庆:《我与故事》,要求是:生活有很多故事,你可能是故事的参与者,也可能是故事的聆听者,也可能是故事的评论者,作文要求字数800字,立意自定,不得抄袭,不得造作。

    例如,要把一桶水“提”上楼。如果这桶水在一楼,我们不能只在五楼上伸出手,只是高喊要把这桶水“提高”到五层楼上来。这是看样子在“提高”,实际提不高。

    咱俩就好比两堆干柴,你那头燎得挺旺,我这一泡尿把火尿灭了

    看过葛先生那篇博文,只要你仔细一推敲一下,就会发现他玩弄“语文教师教国人撒谎”的噱头,目的是自荐新书——《上海地王》,想通过强调他的“说真话”精神来作为卖点,葛先生为了个人的一己私利,把教中国人撒谎的罪名归为“语文教师”,这样做恐怕不够厚道吧?

    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新中国逐渐走上了改革开放、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全国人民重燃实现“四化”的强烈愿望,学生兴起了“读书热”,社会生活逐渐丰富多彩。 1981年邓小平同志为景山学校题词:“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新的教育改革浪潮滚滚而来。 1978年开始实行全国高校统一招生考试。那年的高考题是将《速度问题是一个重要问题》,缩写成500至600字,“缩写”这种题型是新的;1979年将《第二次考试》改写成《陈伊玲的故事》,“改写”又是一种新题型。这两种题型都属于给材料作文,已含有考“阅读”的意思了,只有将原文读懂,把握整篇材料的内容,才能够取舍概括,选择角度,合乎逻辑地进行“缩写”和“改写”。

    年初中国科技大学前校长、中科院院士朱清时先生曾抨击社会上的“唯名校”现象——— “小学而要名校,中学而要名校……一路名校‘分数驱动’把学生逼上快车道”,直言“当今社会的心态有些浮躁……追求考高分的名校教育其实最不利于出人才”。而今看来,北京大学不仅未能免俗,且还在对社会上的非理性“唯名校”之风起到助推作用。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涂着蓝天迷彩的空降兵战车方队,首次出现在国庆受阅部队中,标志着中国空降兵已经迈入“重装时代”。接受检阅的这支部队,由空降兵某军“上甘岭特功八连”为主组成。当年,他们在朝鲜战场上坚守坑道43昼夜,把被打出381个弹孔的战旗插上了上甘岭主峰;如今,他们身披蓝天迷彩,装载降落伞包,驾驶我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伞兵战车接受检阅。

    有的训练体系虽然有比较坚实的理论基础,但是有明显的理论失误或盲区

    座谈中,来自上海的研究生程莉谈到了自己将作为“选调生”前往四川汶川县工作。温家宝对程莉说:“程莉,你知道,汶川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是因为地震的破坏,现在……但是那里仍然是很美的。那里的人民是很善良、很勤劳的。我至今家里头还留着一个羌族的棉背心,那是几十名妇女一针一线给我缝的,非常漂亮!”

    袁振国:在解决区域内学校不均衡的问题,辽宁的盘锦、安徽的芜湖等地都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基本上解决了这些问题。为此,我们做了专题调研。

   一、案例背景

    刘欢唱的歌词大意:

    印象很深刻的有一张温总理与同学一起记笔记的照片。温总理记笔记的结果,是提出了一系列见解;同学们是否也有充分机会提出意见,包括反对意见呢?老师是否鼓励学生们这么做呢?在教学方法上,我认为,应以学生为中心,“我爱我师,但更爱真理。”教师的职责不仅是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教导学生如何做人,如何思考,是发现学生头脑中的火种,让进学校的每一颗金子都发光。不过,如果高考制度不改,一切都是空话。

    不该缺失的基本原则

    复旦大学是中国著名大学,国家重点建设的九所大学之一,综合类。复旦大学在9个学科门招收本科生,医学、历史学、经济学、文学、理学、哲学、法学、管理学。复旦大学医学、历史学、经济学、文学实力超群,是造就医学、历史学、经济学、文学杰出人才的理想之地。

    此前的“钱学森之问”犹在耳边,总理殷殷期盼依然回响。我们倡导教育家办学,期待教育家办学。如今,在霍懋征老师离开的时候,我们才回过头来细细品味:这位小学教师用60多年的教育生涯告诉我们,教育家应该是什么样的人:教育家不一定身居高位,小学里也能走出教育家;教育家不一定家财万贯,但能桃李满天下;教育家不一定学问最高,但他们满怀对学生的爱心,更有自己的教育思想,有为教育事业奋斗一生的忠诚。

    这种看法不无道理。归根结底,市场对补习的旺盛需求,是由各式各样的考试所带动的。而反过来,补习的“繁荣”又可能导致这样的现象——教育部门因为补习产生了“会解难题的好学生”而提高考试难度,否则不足以区分学生的高下。这样,补习与考试之间就形成了“良性循环”。

    3、中学生书写水平的退化还是社会日益文明和高科技发展的结果。

    为校长减负,让教育返璞归真

    30.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李商隐

    不要只惩罚这个冒尖的高考状元,不能让他产生“如果不是高考状元就会没事”的不公联想。对儿子被北大拒收,何川洋的父母并没有表示多大的异议,但他们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公布重庆其他31名违规考生名单,同样接受社会监督。他们认为,北大放弃录取何川洋跟他是重庆高考文科状元的身份有关。如果他不是考得这么好,就不会被网友公布到网上,北大也不会承受这么大的压力。何家这样的要求是很正当的,同罪同罚,类似情况类似处理,不能因为高考状元的冒尖身份就被选择性地严打,其他违规考生如果因未受关注而逃过惩罚,这对何川洋是非常不公的。

    而现实情况并非如此,所有到某地招生的高校,都必须遵从某地的加分规定,这无异于给了省级招生部门太大的高考加分权力。实际上,眼下的高考加分乱象丛生,也是更多地缘于省级招生部门把关不严,加分项目泛滥。

    袁振国:首先,我要说,发展是公平的前提。公平是社会历史进步的产物,公平与发展密切相关,发展是推进公平的前提。建国初期,我国小学的毛入学率只有20%,初中阶段的毛入学率不足6%,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不足3%。而到2007年,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达到了 99.49%,初中阶段毛入学率达到了98%,高中阶段毛入学率提高到66%,基础教育在校生从不足3000万人发展到2.2亿人。人们的受教育机会大幅度增加:1949年,全国只有普通高等学校205所,在校生共11.7万人;到2007年中国普通高等学校发展到1908所,在校生达到了2500万,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提高到23%。中国在经济、社会和教育基础极其薄弱的情况下,普及了义务教育,大大提高了高中阶段的毛入学率,高等教育已经进入大众化阶段。如果没有教育的大发展,中国将只有现有受教育人口约1/10的人能够受到不同层次的教育。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发展,就没有公平”。

    现在,每次和中青年教师谈到教育的现状,我都会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们可过了一段时间好日子呢。

    赤兔之死

    若要分析原因,学生负担过重首当其冲。近视眼的诱发原因很简单,就是眼睛使用超负荷引发的一种疲劳病。从小学到高中,学生的作业一做就是12年,远远胜过了古人的“十年寒窗”。日积月累,凡是学生,多半都戴上了永远也摘不下的一副眼镜——除非家庭条件允许,去做个眼科的手术。不客气地说,是现行的教育体制累坏了孩子们本该明亮的眼睛。

    这年9月14日,温总理曾希望我就“如何办好大学”这一问题提出建议。半年后, 我在很多同志的帮助下交“卷”。总理在复信中肯定了我们的努力,并指出:“倘有更多的人思考、讨论这个问题,对于办好大学必有益处……对教育的改革和发展,不能停留在议论上了,必须有更多切实可行的措施,必须有更大的作为。”

    我们的一位体操队员李月久,团体比赛的第一个项目单杠,一上场抓杠的时候,就磕掉了四颗牙齿,但他还是坚持完成了整套动作,落地时纹丝不动,9.9分,满嘴鲜血啊。我们国家的教练都跑过来安慰这个孩子,美国的医生过来急救。伤口刚清理一下,第二轮双杠又开始了,一位运动员受伤,五个人少了一个,冠军肯定是没了,领队急得不得了。受了伤的李月久不能讲话,只能用手势示意让自己上场。谁也没想到这孩子又上了双杠,动作干净、漂亮,落地又是纹丝不动。底下的观众拼命鼓掌,鼓着鼓着掌声没了,大家都哭了,原来,看到这个孩子的脸都让血给糊住了。这是什么?这就是中华民族,这就是具体的中华民族!

    方案2:通过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是参加高考的前提条件,可经过多次考试通过。高考按学科群考5门:语文、数学、外语、实验学科中与报考专业有关的任选一门、人文学科中与报考专业有关的任选一门,不分文理。高校根据高考成绩,参考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和综合成绩,择优录取。高校可根据培养方向和目标,以加权平均分数录取,不同专业加权系数不同。

    解读:有不少“高四”同学忙得不亦乐乎,题海战术、挑灯夜战,自己做得累死,效率还上不去,学习没有进步。其实,高考考得好并不是完全拼时间,最关键的是抓紧抓好课堂45分钟,这一条做不到,你夜里再用功,效率也甚微。

    14.陋室铭刘禹锡

    2.价值观念扭曲,生活奢侈无节制

    [点评]该考生作文有三巧:一是拟题之巧,紧扣材料主旨——有独特之感;二是开篇之巧,通过对三种艺术的独特风格的描述,得出对独特艺术的价值判断——有乐读之感;三是辨析之巧,对“非常艺术需要非常眼光”的关系分析后,得出“生活需要创新,科学需要探索,中国的艺术同样亟待注入新鲜血液。当代书法家在熟练永字八法后,迫切需要的便是对于艺术、人生、世界、宇宙的思考和感悟,同时也要有一股不媚俗的勇气”的结论——有顿悟之意。

    评论家青蛙大发感慨:“兔子擅长的是奔跑!为什么只是针对弱点训练而不发展特长呢?”思想家仙鹤说:“生存需要的本领不止一种呀!兔子学不了游泳就学打洞,松鼠学不了游泳就学爬树嘛。”

    在这次意外事件中,还有一群英雄的义举值得关注。当施救大学生们被湍急江水冲走的危机时刻,在附近锻炼的三位冬泳队员参与救起了六位落水的大学生。这三位冬泳队员一人46岁,另外两人都是61岁的退休工人。正是因为长期的游泳锻炼让他们具备了娴熟的游泳技能和丰富的施救知识。

    胡锦涛和温家宝还分别于2008年6月20日和2009年2月28日,首次与网民进行在线交流。

    以同情弱势群体的教育来说,确实,近年来越来越被重视,可是,要说教育部门和学校老师和家长对此已经费尽心思和口舌,却有些言过其实。同情弱势群体的教育,本质是平等思想的教育、平民教育,而事实上,“不平等教育”还很大程度存在于教育部门和学校、家庭,具体表现为,不同类别的教育(公办教育、民办教育,普通高等教育、职业教育)不平等,国家教育投入不同不说,就业中也存在明显的学校和学历歧视;不同学校领导有不同的行政级别,上至副部,下至副科;教授也有高低之别,以前有“最高级”的院士,现在则分为13级;在香港大学“三嫂院士”引来一片惊叹时,国内高校的学子有多少把食堂阿姨、校园清扫工放在眼里?从教育观念看,“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观点,还被很多家庭奉为圭臬,而这种观点,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即被陶行知先生批评,他在1928年发表的《如何使幼稚教育普及》一文中指出,“我们应当知道民国中只有人中人,没有人上人,也就没有人下人。”在陶行知先生看来,所谓“人上人”是指那些作威作福、盛气凌人的人;而“人下人”则是指那些奴性十足,盲目奉迎,失去自尊心的人;而“人中人”则是他心目中的理想的育人标准。

Copy right 2013-2016 湖南资兴三中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